文:叶汉荣

云吞面小贩阿牛夫妇收档后来茶楼用餐,问生意可好?

他苦哈哈掏出战绩,一张50令吉、一张20令吉、一张10令吉、十余张1令吉,约90余令吉。

阿牛笑称,扣档租、大骨猪肉鸡肉叉烧、蔬菜辣椒面条等成本,约有40令吉盈余,算是两人“工钱”。

战绩是他们比公鸡早起,一个在档口熬汤洗菜切料,另一往巴刹买货后回来拼搏的。

- Advertisement -

档口位于槟中下组屋区,住户多为老人、建筑工人、厂工外劳,B40群体居多,不敢卖贵,每盘古早味云吞面只卖4令吉,在这熟食高涨年代相当公道。

牛嫂说非“卖面说面香”!其面条是住家手工打的,Q弹份量大,一盘香喷喷干捞面,有菜心鸡丝叉烧猪油渣、加小碗云吞汤(4粒云吞),配Sambai青辣椒,可口饱食不欺场,若喝杯热腾腾Kopi乌,就是价廉物美早餐。

往昔这街上只他们一家传统咖啡店生意火红,假期周日,可卖到百七百八甚至逾两百令吉,如今市道差,加上街头开新小贩中心,邻街又新茶室开张,且都卖云吞面,打着大折扣名堂,顾客被分散不少。

清晨守到午餐时间近8小时,才卖逾90令吉,扣扣减减,每人只得20令吉工钱,她调侃:比咱茶楼杂工50令吉日薪更不如。

虽卖Wantan Mee,他们不Wantan(怨叹),会积极改善生意滑落原因,提供更好面食。

无论如何他们觉得膝下无儿,家庭简单负担不重,最重要是健康快乐过活。

谈啊谈,阿牛翻开当天报章,标题:出席人数不足,国会下院险流会!

这种YB是什么品质?阿牛愤愤不平。

连最基本国会也不出席,还敢称是代议士吗?如何将民声传达给政府?

翻开言论版,内容写道:未吸取比艾惨败教训,夜会巫统议员,希盟内讧不断。

阿牛说,他已不再寄望政治环境,若朝野肯放下纷争,真心以民为本,当然无限开心,但当下派系恶斗加剧,振兴经济改善民生反抛脑后。

- Advertisement -

阿牛说,他们夫妇还是回到现实中,为草根煮出便宜好吃云吞面,做快乐卖面人!

不管高官或贩夫走卒,把工作将职责做好,这就是:专业!也是对国家的贡献。

我在想,这对厚道踏实小贩情操,绝不逊开空头支票的政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