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狮(左)和敦林良实之间恩怨情仇,一言难以尽述。

马华一代强人丹斯里李金狮周日与世长辞,著名时评人拿督谢诗坚形容李金狮政治生涯最大成就,是敢当一个无惧与巫青对呛,敢在争议性课题上与巫青短兵相接的马青总团长。

“李金狮事迹多不胜数,他和前总会长敦林良实之间的恩怨情仇,更是一言难尽。要说他政治生涯最亮眼表现,大概就在马青时代。”

大马新生代对李金狮之名或感陌生,但1937年出生、1965年加入马华,70年代开始在政坛发光发亮的李金狮,55岁以上大马人无不曾于早期听过他“狮吼”,发表过“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经典语录。

谢诗坚

谢诗坚周一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指出,要给李金狮政治生涯盖棺论功过,是上半场的马青时代敢鸣敢呛,下半场在母体后优柔寡断、错失时机,徒留“三打三不打”遗憾,无法更上一层楼。

他坦言,李金狮出任马青总团长时代,表现最叫华社赞赏。上世纪70年代,大马政坛风起云涌,时任雪兰莪州务大臣也是巫青总团长的哈仑是备受争议人物,是华社眼中的种族主义份子。

- Advertisement -

“李金狮当时作风大胆、坦率,在许多语文和种族课题上,都敢于巫青正面对呛、短兵相接,敢于批评巫统。”

李金狮被喻为马华一代强人,人生谢幕。

他不讳言,这让当时的华社对其另眼相看,认定是政坛中的后起之秀,敢在争议性课题上为华社发声,李金狮“敢怒敢言”形象就在这时奠定,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

“这也是他政治上半场的历史成就。可惜下半场于上世纪80年代开打后,形象便逆转。”

他指出,李金狮在马华里属前总会长陈群川派系,1985年当选副总会长和兼任总秘书后,正式转战母体后,或认为无需再延续马青时期冲锋陷阵角色,言论形象大改变。

然而,1987年华社大力反对时任政府委派不谙中文教师,到华小担任高职事件,让李金狮在华社形象地位逆转。

李金狮(左2)早期与一众马华领袖言谈甚欢,左起拿督蔡锐明、丹斯里陈广才、丹斯里林亚礼和拿督叶炳汉。

李金狮作为执政党一员,却选择与人民同一阵线,出席当时由华团人士在天后宫召开的会议,义愤填膺表达反对声音。这终使以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政府,展开茅草行动,大逮捕随即开始。

“当时,许多人被逮捕了,包括一些出席的马华领袖,惟独李金狮原来已飞往澳洲而逃过一劫。”

他说,当时人们相信,李金狮或是在协商下被安排出国,才能躲过大逮捕。之后,李金狮饱受批评,开始沉寂。

李金狮(左3)于2016年马华67周年党庆时,与党领袖齐聚一堂。左起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前署理总会长丹斯里林亚礼、前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前总会长陈群川、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和前署理总会长丹斯里曾永森。

谢诗坚:政治前半生 显金狮本色

谢诗坚认为,李金狮政治前半生,是敢怒敢言、尽显金狮本色。政治后半生无法“复制”李三春传奇,空望总会长宝座而上不了,徒抱“三打三不打”遗憾。

李金狮于1965加入马华,于1980年代梁维泮和陈群川党争时期崛起。李金狮和林良实同属陈群川派系。

当时,敦陈群川因卷入马化合作社官司,被迫辞去马华总会长职位。林良实在那大时代下是时任署理总会长,李金狮则是时任副会长和总秘书。

“但李金狮或因本身党资历、表现和名望,认为自己是可以取陈而代之的。但林良实当时已是署理,加上又是专业医生,最终出任总会长,李则获得署理总会长。”

他认为,李金狮对陈群川没有破格提升自己或有不满,本身与林良实本是最有默契的党同志,后来林良实就算心生退意,却也没打算让位自己,两人渐行渐远。最后1990年马华党选时,马华中央终分总会长林良实和署理李金狮两大派系。

“李金狮性格虽悍,但向林良实发出挑战后,可能自觉没十足把握,又在林良实安抚保全其部长职后,放弃收场。”

如是的挑战发出3次,但3次都在接受安抚调解后,宣布不打,最终无法更上层楼。

李金狮于1993年党选连任署理总会长,但更深班底逐渐被瓦解,遂淡出政坛。

谢诗坚认为,李金狮没有专业人士资格,与首任马青总团长李三春雷同。李金狮早期表现,被华社认为是“比李三春更敢说话”的标志性人物,或让李金狮自己也认为,可以凭此复制李三春,没有专业学历也可当上总会长传奇。

“但他没有李三春的政治手段和城府,最终只能在沉默中逝世。”

李金狮生平:

- Advertisement -

李金狮与妻子育有4名子女,1965年加入马华后,出任土拉央区会主席等地方领袖职务。1974年当选雪兰莪州议员并受委行政议员,1978年大选连任,1979年中选马青总团长。

1982年4月李金狮当选国会议员,1983年任首相署副秘书和1985年当选马华副总会长兼任总秘书。

他于1986年出任劳工部长(现人力资源部长)、1989年出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和1990年出任卫生部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