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任何工业之运作,必然都是攸关输入(input)而输出(output)。这个过程当中,输入的资源,经过层层叠叠的加工程序,质量变了,价格也不同了。但是,种种的风险往往也因此随之而生;剩余废料之处置,犹是不易。

莱纳斯之经营,自然也不例外。尽管我们至今没有读到合约的明细,按照常识推想,章节繁琐,鉅细靡遗的文本,想必一早确定所有的流程。稀土的废料,应该怎么安顿,必然也在其中。

话虽如此,原该这样,未必这样。2018年12月17日,为安抚到来国会外请愿的130名莱纳斯雇员,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所发表〈致莱纳斯雇员的一封信〉透露囤积的废料总和,正是这么一回事。

部长点算:放射性废料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LP),共有45万1564公吨; 非放射性的底流中和固体(NUF),多达111万3000公吨废料。两者并摆一起,部长在公开信里形容:堆积如山。

- Advertisement -

耐人寻味的是,2012年开厂多年,截至2018年的年杪,杨美盈当时说:“到目前为止,没有可行的短期解决方案来处理这日积月累的废料,这些废料目前存储在开放的临时垃圾填埋场。”

遵照环境局2005年环境素质(指定废料)第9(5)条规所示,指定废料之存放,不能超过20公吨,且不能存放逾180天之久。但是,莱纳斯稀土提炼厂的废料,前前后后,实际已经存放了6年。

要是这样,显然的是,稀土废料似乎不被当一回事。那么,遵照既定的合约,此举是否可行?逐字置喙部长信里的字里行间,大家想必知道,暂存这里,或是当时双方同意的安排。何以见得?

因为杨美盈当时还说,莱纳斯曾经承诺,将在“必要”之时,把废料运出马来西亚。不过,代价非比寻常。部长援引的报告估算:废料送回澳洲本土,预计需要6000万美元;相等于“莱纳斯10%利润”。

尽管这样,随后政府开出涵盖造建永久废料库存(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PDF)之三大条件,更新莱纳斯营运执照半年。报道说,预期莱纳斯需要投入一大笔的5000万美元,相等于大约2.06亿令吉落实计划。

事情之所以这样,不仅是永久库存的造价相对为低,同时因为运回澳洲本土恐怕已经不是选项。澳洲政府坦告的意愿,一如既往,坚定而清楚;想要大马生产的废料回国,门都没有。

事情至此,部长杨美盈跟着转而改口了: “我们现在正在努力把废料运出去。……废料若运不回去,比较安全处置的方法是永久库存。”这样一个方案,毕竟如何?

按照部长之评估,乃是“不是最好,比现状好”。但是,纵然确比现状好,参考美国稽查司的报告所言,恐怕让人踟蹰了:磨蹭多年,投入巨资,研究永久库存;库存的最终位址,仍然没有着落。

那么,身为世界的科技第一强国,经验尚且如此;马来西亚期待之稀土废料永久库存,将会如何?万一180天之后,内阁建议的永久库存仍不可得,废料是否继续暂时存放这里?

2019年4月3日大马莱纳斯的文告阐明,唯有放射性废料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LP)不能再循环,造建永久废料库存(PDF)的条件相续失败,才会着手运送废料送出大马。

- Advertisement -

此处的关键词,自然是大马原子能执照局(AELB)所限定,是and或 or。不管怎样,据此揣摩,可见此事之纠结,不但不会在三天两夜之内纾解,一旦永久库存落实,废料则必一如万里望升旗山的永久毒糟,永存这里了。

延长半年的准证也差不多到期了,回答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提问,彭亨州地方政府及房屋事务的行政议员阿都拉欣证实,莱纳斯稀土厂已经申请造建永久废料储存槽(PDF)。

那么,我们准备在这里加建多大的库存,才能容纳平均每年多达451564/6=75260公吨的稀土废料?输掉处理这个影响千秋万代的问题,自然远比部长高调殷切关注的吸管、塑料袋、洋垃圾还要紧要;否则下任环境部长想必一定换人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