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大学学院。

拉曼学院教育基金(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也是拉曼校友的王辉忠周六表示,拉曼大学学院并不属于马华,而其全权拥有者其实是称为拉曼教育基金会(TEF)的一间担保责任有限公司,并由贸消部和教育部,以及财政部通过税收局严密监督。

他说,包括财政部长在内的很多人,普遍上误以为拉曼大学学院属于马华。

他是在一篇文告中,如是指出。

他表示,拉曼教育基金会作为一家私人公司,它所提呈的财务报告,也必须遵守高水平的国际会计准则。由此可见,这是受到严密监督和管制的机构,因此,质疑其管理不当者,若不是对拉曼的运作一无所知,便是一知半解。

他说,拉曼拥有4层管理,第1层是一名必须经过教育部批准的首席执行员,在第555法令和第2层的理事会指引下,独自负责拉曼的行政工作。理事会包含了教育部5名及财政部1名代表,因此,首席执行员和理事会主要负责学院的每天运作。第3层管理来自信托人,他们的职务和董事相像,只是因为基金会非为营利而被称作信托人,主要负责遵守法定合规,包括2016年公司法令、1967年税务法令、1996年高教机构法令(555法令)及其他相关法令。最后,便是第4层的管理,即基金会的成员。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必须强调的是,信托人和基金会成员完全是自愿和无偿工作,以确保基金会的目标工作能够如期实行,不受有隐议程者的干扰。

他说,基金会的章程也明文规定,如果它有一天清盘(即关门大吉),其所拥有的财产必须悉数捐献予政府或另外一个得到内陆税收局批准的基金会,因此最终受益人将是政府或大众,而不是基金会的发起人。发起人和过后的信托人仅以信托人的身份行使职权。\

他指出,拉曼迄今共栽培了超过20万名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其中大部份选择了留下来为国家建设出力。与其惩罚拉曼,政府更应该给予鼓励,即提高行政拨款,让拉曼能够栽培更多的合格专业人士协助发展国家。如果政府真的有诚意要把马来西亚打造成卓越教育中心,那么打压拉曼便是完全错误和不受欢迎的。

王辉忠强调,拉曼教育基金会和其他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成立,都是为了帮助当下的政府实现它不能做到的社会责任,因此当今的政府有必要尽全力资助它们,而不是一再制造不必要、不可理喻的条规,打击这些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

为此,王辉忠希望理智能够战胜政治仇恨,政府回心转意,重新发放行政拨款给其母校拉曼。

拉曼学院教育基金(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也是拉曼校友的王辉忠周六表示,拉曼大学学院并不属于马华,而其全权拥有者其实是称为拉曼教育基金会(TEF)的一间担保责任有限公司,并由贸消部和教育部,以及财政部通过税收局严密监督。

他说,包括财政部长在内的很多人,普遍上误以为拉曼大学学院属于马华。

他是在一篇文告中,如是指出。

他表示,拉曼教育基金会作为一家私人公司,它所提呈的财务报告,也必须遵守高水平的国际会计准则。由此可见,这是受到严密监督和管制的机构,因此,质疑其管理不当者,若不是对拉曼的运作一无所知,便是一知半解。

他说,拉曼拥有4层管理,第1层是一名必须经过教育部批准的首席执行员,在第555法令和第2层的理事会指引下,独自负责拉曼的行政工作。理事会包含了教育部5名及财政部1名代表,因此,首席执行员和理事会主要负责学院的每天运作。第3层管理来自信托人,他们的职务和董事相像,只是因为基金会非为营利而被称作信托人,主要负责遵守法定合规,包括2016年公司法令、1967年税务法令、1996年高教机构法令(555法令)及其他相关法令。最后,便是第4层的管理,即基金会的成员。

他指出,必须强调的是,信托人和基金会成员完全是自愿和无偿工作,以确保基金会的目标工作能够如期实行,不受有隐议程者的干扰。

他说,基金会的章程也明文规定,如果它有一天清盘(即关门大吉),其所拥有的财产必须悉数捐献予政府或另外一个得到内陆税收局批准的基金会,因此最终受益人将是政府或大众,而不是基金会的发起人。发起人和过后的信托人仅以信托人的身份行使职权。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拉曼迄今共栽培了超过20万名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其中大部份选择了留下来为国家建设出力。与其惩罚拉曼,政府更应该给予鼓励,即提高行政拨款,让拉曼能够栽培更多的合格专业人士协助发展国家。如果政府真的有诚意要把马来西亚打造成卓越教育中心,那么打压拉曼便是完全错误和不受欢迎的。

王辉忠强调,拉曼教育基金会和其他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成立,都是为了帮助当下的政府实现它不能做到的社会责任,因此当今的政府有必要尽全力资助它们,而不是一再制造不必要、不可理喻的条规,打击这些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

为此,王辉忠希望理智能够战胜政治仇恨,政府回心转意,重新发放行政拨款给其母校拉曼。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