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没有想到丹绒比艾的杀伤力和破坏力竟然有此之大。它虽对国家政权丝毫没有影响,却让公正党内讧越演越烈。阿兹敏继续缺席公正党政治局会议,却继续以敦马马首是瞻,莫怪亲安华的派系会不断出手攻击阿兹敏,也难怪阿兹敏会作出反击。

骆冰突然想起,去年有位时评员旺基尔以调侃语气写到,华人若以孙子兵法感到骄傲,马来人则有阿兹敏阿里。孙子不需要亲自动手,可以利用对方的刀来杀死对方,他说,阿兹敏就有这个能力。他在文章中举例,前后栽在阿兹敏阿里手中的有前雪州大臣卡力依布拉欣、再益依布拉欣、拉菲兹和赛夫丁。

《孙子兵法》是世界上最早的兵书之一。在中国被奉为兵家经典,后世的兵书大多受到它的影响,对中国的军事科学发展影响非常深远。它也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军事史上也具有重要的地位。将阿兹敏跟孙子相提并论,确实是太抬举他了。但是,若你仔细观察和研究阿兹敏的从政手腕,尤其是过去12年的成长,你不得不承认,今天的阿兹敏不是昔日的安华跟班。

阿兹敏是希盟未来首相的合适人选,这是无可否定的。尽管阿兹敏不再年轻,但相比起94岁首相,他还算相对年轻。他有许多新点子,有活力,更重要的,他知道怎么取悦上司、投其所好、再取得上司的信任。所以,江湖何会这么传,阿兹敏或可能在2021年党选中挑战安华主席职。因为阿兹敏在进入内阁后,势力已再膨胀。

- Advertisement -

安华第二肛交案原告赛夫曾经这么形容阿兹敏,阿兹敏沉默寡言,但是狡猾聪明,办事工整及善于权术。他在分享与安华工作时,阿兹敏是公正党策略、政治工作及管理背后的“大脑”。安华没了阿兹敏,就无法有效领导公正党。他这样比喻,安华只是演员,而阿兹敏则是导演。

虽然拉菲兹和赛夫丁还在公正党内担任高职,不过,打输署理主席后受委副主席的拉菲兹,最近突然萌起退出政坛的念头。而且,在输给阿兹敏阿里后,他鲜少露面,即使是在丹绒比艾也没看到他站台。以退为进?伺机待动?怎么说都好,他的突然寂静跟当下局势有绝对关系。或许他暂时还找不到可以发挥的平台?或许他被阿兹敏阿里压得死死,只能等机会再来。

赛夫丁虽然是公正党的元老,创党初期到现在一直都留在党内。不过,赛夫丁不曾在基层竞选任何职位。即使是在上届大选赢得居林万拉峇鲁国席,他却没有在区部担任任何职位。消息说,赛夫丁的基层势力并不强,只能在安华庇佑下担任总秘书。

- Advertisement -

旺基尔那篇文章是去年12月30日写的,他当时甚至大胆预测,处理不当,第5个可能会被阿兹敏阿里送进“博物馆”的,是希盟领袖共同指定的“第8任”首相安华依布拉欣。之前被阿兹敏处理掉的卡力和再益,他们的父亲都叫依布拉欣。巧的是,安华的父亲也叫依布拉欣,他会是第3个败在阿兹敏战略下的依布拉欣儿子吗?

论辩才,阿兹敏不及拉菲兹,更甭跟安华比。阿兹敏的性格也很实务,他不喜欢跟人家辩论,但是,却勤于走动基层。即使在去年党选后,他表明可以跟拉菲兹合作,一而再、再而三的表态继续忠于安华都好,他其实已经在基层建立起他的影响力。这就是为何,宣称获得90%基层支持的安华,偶尔还是会被基层领导抗议。

阿兹敏跟安华已经渐行渐远,他如今是在依靠敦马哈迪来维系其政治生命。他表態支持敦马作足首相任期,表明就是不要安华成为首相。安华和阿兹敏都是杰出领导者,为了希盟大结合,他们需要妥协,互相让步,才能在这场冲突中找到双赢的解决方案。安华若想当首相,阿兹敏的因素必须处理,而且,还必须处理的妥妥当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