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瀚中

民政党在缺乏地利人和之下出师丹绒比艾补选,与胜利沾不到边是预料中事,保不住按柜金也不会让人掉眼镜。

今年刚刚庆祝创党50周年的民政这次在两头大象的混战中喊出第三势力由你开始的口号看起来亮眼,可是缺乏师出有名,加上时机的不对,兵败并不奇怪。

初试啼声的新科副总秘书温蒂是一名女律师,虽然手中无票,却是柔佛民政的新扎大将。

因为509的惨败,民政在痛定思痛之后决定与国阵割袖单飞,过去9场大选皆未曾参与,其中包括原有州议席的国席补选包括金马仑与山打根,这次的毅然挥军南下马华过去的堡垒区丹绒比艾,让党内外人士有点措手不及,甚至面面相观。

- Advertisement -

民政重回69年的孤军作战状态,对于一个独立政党来说并没有错,不巧的是当举国上下的民众均有教训希盟心态的情况下插上一脚,难免产生种种的猜想,这当中包括是否存有分化华人票的议程。

更甚的是,民政过去至今不曾踏足该区,没有基本的人情网络与服务口碑,逆境求存的挣扎将是无比艰难,加上内部持有异见者的公开叫嚣,这都是民政阵前的大忌。

这一趟的南北去来,一路上的见与听,大家关心的是马华会胜出吗?民政又能否保住按柜金?

这一场的补选,民政根本不会有太漂亮的战绩,只是第三阵线,第三势力的口号反应还算不错,这可从街头筹款及讲座上的反应窥见一斑。

民政已经为第三势力的旅程扬帆,经此一役的确存在许多参考与检讨之处,曾经雄踞北马特别是槟城的民政是否能壮大第三势力,立足点依然是当年桥头堡的槟城。

这一战的苦果不单是表面上的无功而返,更深远的是与马华结下的牙齿印,也几乎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处于至少三角战的困兽斗,如果不能与具潜能的小党结合而单打独斗,困境可想而知。

国阵当前的隐忧在于巫伊结合可能带来的冲击,特别是受到争议的和谐条约共识,而希盟的过度炒作种族主义斗争也一样令人非议,在这种情况下,第三选择并非无法求存。

问题是,脱离国阵的大家庭后单飞,民政的马来票源将面对苍白的考验,华人票三分天下同样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关键点,要跨越障碍领袖必须要有极强的人气,未来的战将也须能衔接地气。

曾经贵为国阵第四大党的民政再怎么强还是必须回来见见槟城的家翁,第三势力能否成形还是必须从这里开始。

有道是烂船也有三斤钉,更何况民政曾经掌槟39年,建下赫赫的政绩,林苍祐医生无可否认是民政党的党魂,在今非昔比之下只能作为党内的信仰而不能再继续消费,隔了几代之后的新生代对这方面已无特别的记忆。

民政新一代的领导不应再奢求已故敦林的庇荫,需要的是活出自己,适时与民众接轨,有见地的展开第三势力的斗争,别忘了:“面是人家给的,架是自己丢的!”

- Advertisement -

丹绒比艾参选的决定,不论是对或错,民政独创天下的路已经开始,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关键在于如何再造民政,等待风起!

民政本非政治上的二世祖,过去曾经轰轰烈烈的创造奇迹,就因为林苍祐的高瞻远瞩,就因为全党上下的配合,就因为政治时机的需求,就因为民众的寄望,才有了后来的风光四十年。

丹绒比艾补选,民政大宝号的方向盘错误指向了百慕达三角洲,有风浪没得靠岸是预料中事,当前需要的是吸取这他山之石的经验重新再造,没有准确的指南针,将永远无法航向第三势力的乌托邦!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