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报道:巫伟强

土著团结党两场补选皆全军覆没,会不会加速进行首相交棒期限,再度成为焦点。当前情形,希盟虽不至于已到必须按“警急按钮”,首相敦马哈迪也不急于交出领导棒子,不过,土团党在战绩上表现不济却是事实!

输了丹绒比艾补选,政权依旧文风不动,希盟有必要作出实质性,让人民看到的改变。同时更开启了更多的可能性,甚至制造安华回巢的契机。即使不是现在,希盟其他盟党领袖碍于敦马威严不敢造次,却已摸索着眼前和未来必须做出的改变。

虽然如此,敦马的首相地位相信在这未来一年内不会出现变化。即使亲安华的派系尝试向敦马发动舆论攻击,借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来逼首相交棒都好,以他的强势领导作风、丰富执政经验和老练的政治手段,要借两场补选来撼动敦马地位不容易、更甭说逼敦马交棒。

关于交棒这回事,相信不会是希盟下周会议的讨论重点。相信盟党之间也不会有代表会在会议上提出这个建议。但是,丹绒比艾选民的决定会否促成敦马进行内阁改组,替换表现不济的部长,敦马心中有数。希盟必须改头换面来面对选民才能重新带动内部士气,运筹帷幄,利用未来3年稳定基础。

- Advertisement -

安华能否重返内阁

若首相决定修整内阁,会否腾出空间让安华阔别22年后再返内阁?这个决定非常关键,一来可以行动证明,大家关心的交棒已走出第一步,更能看到希盟改变的决定。唯,安华重返内阁会否出现阻力?会掌管哪些部门?或是直接授命于首相署?亦是另一项受到关注的问题。

土团党目前在国会依旧有16个议席,是有史以来由最少代表的盟党出任首相。犹记得去年大选过后,许多人对敦马的领导是充满希望与期待的激情。只是1年余过去后的土团党,虽然宣称主张多元种族,在种族政策的表现与当年的巫统并无两样。

根据希盟领导层于2018年1月7日签署的协议,并无白纸黑字指定敦马移交首相职权给安华的日期。希盟领导层只是有讨论一年或最多两年。然而,交棒期限在过去1年内一直出现变化,从两年变三年,再从三年变没有特定期限。马哈迪如今借重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来制衡安华,公正党正处于内忧外患,或许还不是安华接收首相大权的最佳时期。

马哈迪委任阿兹敏为经济部长,已让阿兹敏崛起成为内阁最具实权的内阁成员之一,权力比安华更大。由他掌管的官联公司,无论是地位或资产都足于动摇国家经济。这包括国油(Petronas)、国库控股(Khazanah)及国民投资机构(PNB)等大型官联公司,所管理的财产总值超过1兆令吉。

赛胡先向敦马开炮 安华不敢借势顺上

- Advertisement -

公正党元老赛胡先阿里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成绩揭晓后,即通过推特向敦马“开炮”,直指这是一场对敦马的“全民公投”,而结果显示人民对马哈迪领导的希盟非常失望。只是,这论调并没有在希盟内激起千层浪。处于被动的安华却不敢借势顺上,因为现有内阁的公正党部长,显然是阿兹敏的人马比他强。

过去几个月,赛胡先频频发难,矛头对向敦马。即使希盟主席理事会有权力要求敦马退休都好,在这节骨眼上,没有人会冒这个险,让正处于民意猛跌、信誉渐失的时候,去触碰这个“死穴”。敦马说了,丹绒比艾无论输赢无关国家政权,土团党虽然少了一张国席,并未能动摇希盟江山。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迎合人民需求和诉求。

从现有的层面,若希盟尽早完成首相交替,安华有足够在来届大选前重组内阁和制定新政策,重新赢回选民对希盟的信任。只是这个程序必须在和谐、融洽的氛围下进行。强摘的果子不甜、强求的婚姻不贤、逼位得来的政权未必很稳妥。若这个程序拖到大选前才进行,安华恐怕无法及时接地气,是否能借助新首相效应让希盟继续掌权就很难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