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尘埃落定,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日昇击败希盟土著团结党候选人卡敏当选,其中国阵以1万5086张的多数票狂胜,相信是各方都始料不及的。此次补选的投票率为74.5%,基本上可说是足以反映民意,所以这一场希盟补选的最惨重败绩,的确给希盟政府带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那就是选民的支持是依据政绩而不是盲从,希盟是靠着民意上台执政,但也可能会被民意拉下台。

- Advertisement -

这次补选结果带来了3个不同的未来走向。首先,509全国大选后基本上被华裔唾弃的马华,在这次补选中成功争取让该地有服务口碑的黄日昇上阵,并强攻希盟执政后所推出的一些华社不满政策,成功让华裔票大幅回流,奠定了狂胜的基础。能够获得第二个国会议席,对马华来说绝对是一个触底反弹的强心剂,虽然说全国的华裔选民并不会因为这一次补选而完全回流马华,但这对打击希盟的华裔铁票是一个大跃进。接下来马华必须面对的是巫伊合作及和纳吉同台所带来的效应,这将会是希盟强打的策略,马华的处理方式将会决定他们的前景。

第二个走向就是纳吉的影响力及巫伊合作是否会加剧种族性政治。前首相纳吉以“Bossku”形象虏获马来选民的心,并协助国阵取得西马补选三连胜,这对希盟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因为打败纳吉是希盟在过去全国大选的主要策略。如今在司法上仍无法将纳吉定罪,民望上又让纳吉东山再起,相信未来国阵将会继续以这个策略打击希盟政府。而巫伊合作大打种族牌,甚至逼使希盟政府必须推出一些应对策略来平衡,这也将让国内的种族性问题加剧。

第三个走向就是希盟盟党是否会分裂,或是否会加速希盟内部的权力转移。土团党如今的定位最尴尬,因为土团党虽然拥有最少席位,可是却占据了大部分权力,如今在9场补选中,希盟输掉了4场,公正党4战3胜 ,行动党3战2胜,可是土团2场皆败。而且公正党及行动党所输掉的晏斗和金马仑补选本来就属于国阵议席,可是土团党落败的士毛月却是希盟真正失去的首个原有议席。如今,丹绒比艾的狂败更让希盟和土团党本身失去了一个国席,所以土团党不管在希盟内部还是与巫统的对垒都占下风,领导土团党的首相该如何应对?希盟在509大选强打两线制,如今看来两线制真的已经成形,这时候希盟政府还能把竞选宣言只是当成指南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