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级机构穆迪将其对2020年全球主权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称破坏性和不可预测的世界政治将会减缓增长,以及增加经济或金融冲击的风险。

该评级机构已经对英国、南非、印度、墨西哥、土耳其和香港发出了降级警告,此举背后有3个主要推动因素。

- Advertisement -

诸如美国和中国之间不可预测的政治和贸易战将削弱开放的商品出口经济体。

日益加剧的对抗性环境也有可能损害全球和国营机构,这些机构再加上较低的增长,增加了危机的可能性,而且还降低了应对危机的能力。

它在一份报告中对142个国家进行评级研究,并对它们总值63兆2000亿美元的主权债务进行评估后说:“在一个不可预测的环境中,增长和信贷风险倾向下行。”

穆迪补充:“几乎没有一线希望,而且出现更多负面结果的风险正在上升。此外,不可预测的政局创造了不可预测的经济和金融环境。”

而最明显的例子仍然是美中贸易争端,但在海湾地区、日本和韩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美国和欧盟以及欧盟和英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加剧。

这些压力造成的一级效应—例如,上调关税对贸易额的影响—并不总是很严重,但是对于投资和资本流动的连锁影响,可能会损害所有地区的近期和中期的增长前景。

目前,该评级机构预计,今年20国集团(G20)的增长率将维持在2.6%,去年则为3%。

- Advertisement -

已嵌入全球供应链的依赖贸易增长国家,例如香港(Aa2-)、新加坡(Aaa稳定)、爱尔兰(A2稳定)、越南(Ba3评级正在接受降级审查)、比利时(Aa3稳定)、捷克共和国(Aa3稳定)和马来西亚(A3稳定)皆面临经济放缓的趋势。

其他拥有巨额经常账户赤字和最为依赖外来资金的国家,例如黎巴嫩(Caa2 RUR-)、蒙古(B3稳定)、突尼西亞(B2-)、巴基斯坦(B3-)、斯里兰卡(B2稳定),阿根廷(Caa2 RUR-)、土耳其(B1-)和在较小程度的印尼(Baa2稳定)和南非(Baa3-)同时是最容易受到融资冲击。

该报告指出:“近年来,有充分证据表明,资本流动出现逆转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这种逆转持续下去,可能会严重损害受援助国的基本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