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懿

对于爸爸,我总是不小心地忽略了。

半年前,爸爸投诉说他的眼睛看东西蒙蒙的不清楚。我没放在心上,以为那只是老化的一种现象。后来,爸爸投诉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妈妈说带爸爸去眼科检查吧!

检查结果,医生说爸爸除了白内障,青光眼也非常严重,只能靠滴药水控制眼压。听到消息后,心一沉,忽然想起爸爸的眼睛总是红红的,为什么我这么大意呢?

- Advertisement -

爸爸老了,年过七旬。虽然体力尚算不错,至今依然坚持每天都到巴刹卖黄梨,充实地度过每一天,不过毕竟身体还是敌不过岁月,开始老化。

安排了手术日期,医生吩咐说术后必须休息一个月,不得工作。术后,爸爸在家度日如年。这是他有生以来休息最长的日子。

每天在家无所事事,爸爸很不习惯,但只能乖乖听从医生的指示,什么都不能做。爸爸辛劳了大半辈子,妈妈说不如就此退休不做了吧。爸爸说,不做了怎么过日子啊?确实也是,爸爸没有其他爱好,干坐在家,如何度日?

他卖了50年的黄梨,生命里除了家庭,就是黄梨。黄梨与他的生命密不可分。

除了爸爸的眼睛,我又想起多年前对于爸爸的忽略。

那一次,爸爸的脚莫名地出现了伤口,久久不能愈合。我很纳闷,爸爸一向健康得很,活动量非常大,没有三高,怎么会这样呢?

结果折磨了好几个星期,看着爸爸如此苦恼,却想不到出了什么问题。一直到见了医生,量了血糖,才惊觉爸爸的血糖飙到了14。这也是为何爸爸的伤口久久不能痊愈的原因。

找到了原因,开始了服药的旅程。经过一段时间,爸爸的伤口终于愈合了,血糖也下降了。

- Advertisement -

我还记得那一天的午后,我帮爸爸清理伤口,告诉爸爸不用担心。生平第一次,我鼓起勇气,拥抱了爸爸。爸爸静静不语。短暂的几秒,我感受着爸爸的体温。

我是很爱爸爸的。虽然我总是忽略了爸爸。就像爸爸对我的爱,也不见溢于言表,更多都表现在日常一些小小的举动中。这是上一代的父子关系。

我希望爸爸一直健健康康的,也希望给爸爸更多及时的关心。老天,记得要保庇我最平凡最老实的爸爸啊!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