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女士(右4)控诉遭电召车业者无理解雇,通过吴健南(右5)准备向政府和有关业者付诸法律行动。

遭男乘客性骚扰反被恶人先告状,从事电召车司机的单亲妈妈更因此痛失饭碗。

一名来自吉隆坡的叶女士(41岁),靠驾驶电召车收入养育孩子,岂料却因一宗乘客投诉案,遭电召车业者无故停牌,家庭经济顿时陷入窘境。

叶女士指出,她是在今年2月投入电召车工作,并已考获交通部所规定的公共服务交通执照(PSV),然而7月中旬,她遭到无故停牌,禁止她继续驾驶电召车。

“身为一名单亲妈妈,我对有关电召车业者无理解雇我的举动,感到非常突然和不知所措。自从今年2月,担任起该公司的电召车司机,我一直很努力和尽责地做好这份工作,几乎每一天开车超过12个小时,为的就是养育我还在求学的孩子。”

“但是,今年7月22日,有关电召车业者却凭乘客的片面之词,完全不顾及我被男乘客性骚扰,就随意将我解雇,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公平。”

- Advertisement -

她说,该名男乘客先是要求聊天,过后再对她发出言语上的骚扰,令她感到不舒服。

“这名男乘客甚至向我服务的电召车业者投报,投诉我的服务态度,导致我丢失求存过活的工作。”

曾多次上诉无下文

叶女士表示,尽管她曾多次向有关电召车业者提出上诉,但最终都毫无下文,因此才决定采取法律行动。

“虽然早前吴律师(捍卫大马电召车司机基本权益运动发言人吴健南)已协助我,发出律师信予该电召车业者做出上诉。但是,遗憾的是该业者拒绝我的上诉,甚至对我做出二度伤害,对我做出毫无根据的诽谤性指控。包括指责我鲁莽驾驶及与乘客起口头争执。”

“因此,我决定委任吴律师代表我和一众大马电召车司机,正式向交通部、大马政府及该电召车业者展开法律行动。”

吁政府关注电召车司机权益

叶女士周五是在吴健南与一班电召车司机的陪同下,在马华大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准备向有关电召车业者和大马政府提出告诉。

她也促请交通部长陆兆福,正视电召车司机的权益。

“我希望交通部长陆兆福能够聆听电召车司机的心声和辛酸,不要再偏帮某一些电召车业者,不要将电召车司机视为任人鱼肉的奴隶。”

“既然我们遵循交通部的指示,已经考获公共服务交通执照,那么我们认为政府也有这个义务在这方面协助我们。”

此外,电召车司机苏志远也声称,本身曾遭到乘客打抢,但却无法获得电召车业者的援助。

“我们时常看到电召车司机遭打抢,有者甚至被谋杀的新闻,仅是冰山的一角。我们遵循交通部的指示申请了一切,但交通部却无视我们的权益!”

出席者包括大马电召车司机协会副主席辜国顺。

吴健南(中)促交通部设立电召车仲裁庭,解决电召车纠纷。左为苏志远;右为叶女士。

提5诉求发动 “一人10令吉”运动

另一方面,吴健南表示,遭无理解雇的电召车司机是基于5点决定向政府和有关电召车业者采取法律行动,即

(1)交通部长陆兆福拒绝对话;

(2)有关电召车业者无视遭无理解雇电召车司机的诉求;

(3)相信交通部保护电召车业者权益大于电召车司机的福利;

(4)参考西方国家电召车司机向电召车业者提出诉讼的成功案例;以及

(5)捍卫电召车司机尊严。

他说,叶女士将正式发函予交通部和有关电召车业者,并且提出5大诉求,倘若交通部和有关电召车业者继续置之不理,叶女士将采取下一步法律行动。

- Advertisement -

“这5大诉求包括禁止电召车业者无理解雇电召车司机、修订《1955年劳工法令》加入电召车司机权益规范、促交通部设立电召车司机注册指南、禁止歧视政策让弱势群体也能够驾驶电召车,以及设立处理电召车案件的特别仲裁庭。”

吴健南也披露,捍卫大马电召车司机基本权益运动于上个月接获一家电召车业者的起诉信函,而该运动不畏惧与该业者对簿公堂。

不过,他表示,由于相信这是一宗长久的法律行动,因此该运动发起“一人10令吉,捍卫司机公义和尊严”的司法基金众筹运动,希望公众和电召车司机能够响应。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