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慕达是北部经济走廊特区(NCER)最重要的集水区。

乌鲁慕达是北部经济走廊特区(NCER)最重要的集水区。但是,根据最近的发现,只有15.3%的雨林在《1984年国家森林法》下被列为“集水林”。

槟州供水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杰瑟尼周五发文告说,吉打州自1932年就将乌鲁慕达雨林宪报成永久森林保护区。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在乌鲁慕达的砍伐活动,直到2018年。

他说,去年9月4日,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部公开感谢吉打州政府禁止在乌鲁慕达进行砍伐活动。然而,今年4月21日却有媒体曝光武吉峇拉马(Bukit Keramat)被砍伐了700公顷的雨林,揭示安宁大坝附近光秃秃的小山。

他指出,显然地在《1984年国家森林法》下将森林宪报为永久森林保护区并不能保护集水区免遭砍伐,除非这些地区被明确归类为集水林。

另外,他说,根据慕达农业发展局(MADA)的网站,慕达水坝拥有“984平方公里的大集水区”。这是一个水坝的工程标准。

- Advertisement -

“984平方公里相等于9万8400公顷。因此,仅将乌鲁慕达的1万6299公顷归为集水林是不合理的。”

他也说,乌鲁慕达的16万公顷雨林“捕集”了玻璃市70%的原水、吉打96%的原水和槟城多于80%的原水。

“乌鲁慕达的规模无论以任何形式减少,都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玻璃市、吉打州和槟城可用的原水量。”

他强调,对乌鲁慕达的威胁相等于是对北部经济走廊特区的威胁,因为它将影响北部经济走廊三州的供水。

他认为,作为北部经济走廊集水区的看守人,吉打必须得到合理的补偿,才能持续保护乌鲁慕达。如果没有公平的补偿,吉打将永远被诱惑开放乌鲁慕达供砍伐以获得经济收益。

- Advertisement -

他说,拯救乌鲁慕达的真诚承诺,必须得到清楚阐明法律条规、条件和期限的立法支持。

他指2018年9月4日的公开声明,指“乌鲁慕达已禁止砍伐”,这的确令人鼓舞。但是,如果它没有法律约束力,它将无法通过时间的考验。

“目前乌鲁慕达尚未安全。中央政府应考虑正确的事实和数据,以做出明智的决定,适当及永续地保存和保护乌鲁慕达作为北部经济走廊集水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