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爆料指,林冠英要安插自己人进入拉大基金会!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爆料指,财政部长林冠英曾派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与他们谈判,还开出的条件要求在拉大安插林冠英所指定的人。

他指出,拉大基金会是透明运作的,拉大拨款风波还没有发生前,还收到内陆税收局的信函表示基金会符合政府条规,即有半数的中立人士担任信托局成员。不过,事件爆发后,同样的部门和官员却致函称基金会不符合规定。

“因此,究竟是谁在滥用权力?基金会成立至今要更换成员都需要获得部长的批准,我们都照着程序行事。信托局名单是政府批准的,你却来为难我们。”

“今天我必须说出来,我憋了很久,我们不应该再被欺负,如果真的必要,我会将所有内情说出来。”

他说,该事件发生后,连希盟内的人都称同情拉大,因为是林冠英本身拒绝拨款,拨款才拖了一年多,马哈迪也被拖下水。

- Advertisement -

批评林冠英演戏

魏家祥批评林冠英在拉曼大学拨款课题上演戏,还把首相敦马哈迪摆上台,营造出整件事情是经过希盟同意。

他指出,当初马哈迪任职教育部长和财政部长时,就没有停止资助拉曼。

他说,林冠英要求政教分离,如马华放手,就可以获得3000万令吉拨款,但是有关拨款是没有纳入《2019年财政预算案》,加上《2020年财政预算案》已经进入委员会阶段,所以对方如何自行决定,甚至是不需要经过国会。

“我觉得非常吊诡的是,如果他说2019年的拨款已准备好了,请问他批准的拨款到底有没有带过来国会?这不是马哈迪和林冠英的‘马林有限公司’,这是国会,任何拨款都必须经过国会。”

魏家祥周四在国会走廊指出,支助拉大是政府的承诺,假设只给点缀式的100万令吉,不给行政拨款,意味着学生没有得到资助,贫困孩子得到的补贴会减少。

“如果喜欢就给,不喜欢就不给,难道这是根据个人喜好来拨款吗?国家的财政支出,不是由一两个人决定,否则国会将变成‘橡皮章’。”

“今天你就算不给钱,我们还是能自力更生,但是感到非常感动的是,一个出生平凡的小贩,都能明白支持华教匹夫有责,这个浅白的道理。何以这些低收入者都知道,但当官的华人却忘了。”

揶揄张哲敏没有会计知识

魏家祥揶揄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没有会计知识。

昨日(13日)张哲敏指拉大在2018年的净现金盈余为9722万令吉,所以不应该涨学费。魏家祥指出,假设对方有会计常识,看完整份的财政报告,就会知道拉大行政盈余是负数。

“根据拉大财政报告,2018年总收入为2亿2000万令吉,但扣除营运开销和设备折旧,行政运作是亏损1100万令吉。所以需要依赖2000多万令吉利息支撑亏损。”

- Advertisement -

他说,行动党的议员经常一窝蜂式的攻击他们,称拉大去年收到一笔4000多万令吉的资金,但事实上,该资金是政府征用拉大土地给予的赔偿,不能将它视为营运盈利。

“他们根本是存心搅局,营造出我们捞钱。其实拉曼大学学院董事、信托局成员,或理事会成员都没有从这所学校拿过一分一毫。拉大无法像公立学府办可以伸手向政府要钱。我们行政入不敷出,我们向谁要?肯定是拿利息补贴。”

他认为,限制拉大涨学费,对拉大很不公平,而且拉大无论在学费或学费的涨幅,都比其他私立学府低。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