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淇盈

友人每次出国旅游,都是一身轻,提了个背包说走就走,展开她一至两个星期的旅途。她的潇洒着实让我羡慕嫉妒恨啊!而我,即使只是到与马来西亚只有一海之隔的新加坡几日,都是大包小包,像极了逃难之徒。

从我家乡昔加末乘坐火车到新加坡,再转换巴士、几趟的轻快铁、耗费了半日时间方能到达大姨位于牛车水的家。全程虽有交通工具代步,但在公交交替之时,都必须走上好几段不算短的路程。

若遇上赶时间,或是巴士比我早一步到达车站,我瞬间还得短跑健将上身,左手拎着小提琴(每两个月都必须到新加坡学习小提琴),右手拉着行李箱,背后背个大背包,拼尽全力往前跑,气喘吁吁地追巴士,狼狈不堪。

前些日子,我为了参加大姨儿子的婚礼,必须在新加坡小住数日。行李箱也因为多了几套换洗的衣裤,以及我和妈妈精心挑选的礼服而变得沉重起来。

- Advertisement -

我和妈妈轮流拖拉行李,犹如跋山涉水般艰辛到达了终点站,没想到竟遇上了手扶梯故障!而且那已定格的手扶梯是那里唯一的出口。无奈之下,我只好与妈妈齐心协力,我提着行李箱,她托着底部,龟速前进。

平时不觉得什么,当时却感觉那条搭了不下百次的手扶梯异常陡峭,异常的长,仿佛看不见尽头。回头往下一望,惊觉排在我们身后的一条长长的人龙,我们缓慢的进度导致了手扶梯大堵塞,内心实在过意不去。

- Advertisement -

就在妈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行了,不行了,要休息一下……”之时,我手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原来是一名外籍男士二话不说将我手上的行李箱接了过去,一鼓作气帮我提到了手扶梯的出口处。

我的内心是感激又感动,不停地用英文向他道谢。我不晓得他是否听得明白,但我却看懂了他善举背后的那一颗真挚、热于助人的心。

套用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一句格言:“善良,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它可以使盲人感到,聋子闻到。的确,“善”无分国度,无分种族,也无语言之约束。它是一种最原始的情感表达,也是连接人与人之间的那一道彩虹桥。有善就有爱,有爱就有和平。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