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对抗行动党,流着巫统的血液,捍卫马来人土地,霹雳大臣费沙嚼舌头讲多错多?一如所料,马老爷宣称不对付费沙,而费沙更自认没有说错毫无歉意。只是,马老爷维护费沙就能在补选争取更多马来票吗?

文:胡一刀

丹绒比艾补选,疯传一段短片,霹雳大臣费沙声称“独自对抗行动党”,一时之间霹雳江湖看似风云再起。

根据短片所见,费沙是与数名选民交流时这样说的:

“我独自对抗着行动党团伙。我要捍卫马来人的土地,我也要为我们的宗教斗争。我身上亦流着巫统的血液。……幸运的是,巫统的一些朋友没有责怪我。他们对我很好。”

- Advertisement -

费沙剑指行动党,行动党当然第一个跳起来,霹雳行动党要求费沙交代与道歉,林冠英也批评费沙“不像是朋友会说的话”,而霹雳公正党更抨击费沙敌视盟党并要求辞职谢罪。

好了,网上资料显示,费沙出自巫统世家,父亲阿朱苏为两届上议员,曾任巫统怡保区部主席10年,外家亲戚也积极参与巫统政治,妻姨诺丽509大选也中选霹雳州议员,但大选后离开巫统成为独立议员。

如此说来,费沙确实“流着巫统的血液”?关键在,流着巫统的血液,是不是等同留着巫统的旧思维、旧作风?

过去,巫统习惯了一党独大,颐指气使、任意妄为的霸权模式,509大选改朝换代,土团党一朝得志,好学不学学巫统、学伊党,左一句“捍卫马来人的土地”,右一句“为我们的宗教斗争”?

最神当然是这句“独自对抗行动党”了。

如此一来,土团党看似充分显露了对希盟、对自己盟党的不信任、疑虑与猜忌?

巫统大佬扎爷乐见其成,声称霹雳希盟内乱正是夺权时机,并暗示可能将有希盟州议员跳槽过来。伊党亦见缝插针,邀请费沙过档加入巫伊联盟。

好吧,回看509大选,霹雳59州席之战,土团党竞选15席赢1席、行动党竞选18席完胜、公正党竞选14席赢4席、诚信党竞选12席赢6席,希盟合共赢29席,推荐土团党唯一州议员费沙当大臣。

与此同时,巫统赢得27席、伊党3席。费沙后来拉拢两位巫统州议员支持,一位已跳槽土团党,一位是其妻姨成为独立议员。换言之,如今霹雳州议会希盟30席、巫伊28席、独立1席。

换言之,只要有两席变动,霹州政权就变天。许是如此,费沙疑神疑鬼,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倒戈,而且怀疑已非一朝一夕?

其实,早在去年8月,希盟政府成立三个月后,有风声行动党、诚信党欲联手推翻费沙,但霹雳行动党、诚信党皆驳斥为无稽之谈。到了今年初,又传出霹雳或解散州议会大选?

霹雳巫统大佬沙阿拉尼曾惊爆,有人欲通过投不信任票罢免费沙,还有传言行动党欲取代费沙任大臣,人选是行动党马来行政议员阿兹巴里,也有一说诚信党行政议员阿斯慕尼接替?

费沙与盟党齟齬确是事实。其中关键,包括费沙拒绝落实新村永久地契,此为行动党一直坚持的大选承诺。这或是费沙所云“独自对抗行动党、捍卫马来人土地”之说?

好咧,土团党召开最高理事会讨论后,一如所料马老爷宣称不对付费沙,而费沙更自认没有说错毫无歉意。

如此说来,马老爷为了护短也好,或为了补选姑息费沙也罢,毫不理会行动党、公正党要求追究费沙的激昂情绪?

- Advertisement -

只是,胡一刀未免怀疑,马老爷维护费沙,就能在补选争取更多马来票吗?

还有一说,由于霹雳政权不容有失,土团党可能半途撤换费沙,日后或安排费沙转到中央任职?原来,费沙身兼国州议员,放弃大臣亦可出任部长或副部长。

粤语有一句俗语:“人才不出众,说话欠玲珑。”大意是,能力不太行,大事办不了,小事不愿办,还喜欢嚼舌头,说出来的话特容易得罪人。这次风波对谁不啻都是一个教训?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