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铁

大概从小学开始,我们班上的同学就学会了听歌。有的人喜欢欧美的,有的人则喜欢台湾、香港的。小时候,大家的零用钱虽然少得非常可怜,但是,我们还是会很努力地把一角一角存起来,然后,再拿来购买自己喜爱歌手的专辑。

从十多令吉的卡带到卅多令吉的CD,对于自己喜欢的歌手,学生歌迷买起专辑从不手软。专辑到手后,每天日夜不停播放,直到学会了歌单里的每一首歌才算是值回票价。

到了今天,托“数码革命”的福,要听哪一个歌手的歌,只要上网下载(包含合法与非法),马上可以聆听。卡带和CD在时间的洪流里被淘汰了,换句话来说,歌手可以赚的钱也大大变少了。于是,歌手的主要收入来源渐渐地转移到举办演唱会以及代言商品等,其中,又以演唱会能够赚最多的钱,因为演唱会的现场性和互动性皆是独一无二的,比起单单听专辑惊喜太多!

以之前台湾天团五月天所开办的“人生无限公司”系列演唱会为例,超过半年的巡演跑了35个城市,共办了65场,吸引观众超过200万人次,总票房超过了马币5亿令吉!

- Advertisement -

香港歌手张学友也一样,尽管已经不再年轻,但仍然跑透好几个大洲,近百场演唱会唱不停,收入更是以数亿令吉计算的。女神卡卡的“天生完美”演唱会,以雅加达演唱会为例,2.5万张票开卖二小时便销售一空。最低票价为50美元,好位置的票价更是高得不可思议,但歌迷们完全不受影响,依旧前仆后继。当然,许多宗教团体认为女神卡卡会破坏道德风气,希望民众离她远一些甚至是禁止她的到来,但这大概只会让歌迷更想去看演唱会,对吧?

一般而言,马来西亚演唱会的座上歌迷往往除了来自本地外,也有来自其他国家的歌迷,包括新加坡、台湾、香港、中国、汶莱等等。这些外国的歌迷消费能力非常强大,他们的到来亦可以刺激本地市场的经济,包括交通、住宿、饮食、观光等等,给本地了留下不少的资源。我们北边的邻国早就看上了演唱会所带来的商机,晚近十年来,积极推广,不管东方西方歌手一律欢迎到来举办演唱会。像我之前到曼谷观赏的张学友演唱会,发现现场超过一半的歌迷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另外还有台湾、香港、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汶莱等地的华裔歌迷,完全看不出来我们人在泰国。

这上万人来到泰国观赏演唱会,至少会住个三天两夜,住宿、交通、吃吃喝喝以及购物旅游等等,肯定在曼谷花掉不少钱,给当地注入了一笔可观的资源。看一场演唱会能不能让你的道德一夜崩溃?我并不知道也无法衡量,但办一场演唱会至少可以让本地一夜之间多了许多金钱的流通,倒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 Advertisement -

相对马来西亚的其他州属,槟城举办演唱会的客观条件其实好上许多,加上不管是政府或民间都相对来得开放和自由。本来我们可以凭借这些好条件争取更多的演唱会来槟举行,可惜的是,不肖业者趁机牟利,像陶喆与信、周华健的演唱会流产事件,大大的伤害了槟城的形象,导致歌手和歌迷未来对槟城站的演唱会都诚惶诚恐,尽量避而远之。

而槟州政府除了之前发出文告和主办当局撇开关系以外,迄今都没有采取主动举措来保护歌迷及歌手的利益,委实令人感到遗憾。需知道,这几起事件已经重挫了槟城的公信力,政府理应责无旁贷地扛起重任对付不肖业者,以便为买票的歌迷讨回公道,但是,目前大众所看到的是,政府站在一旁观望,反而是买票的歌迷需靠自己去追讨退费。

州政府若是持续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以后不管是本地或海外歌迷,都不敢再来槟城看演出了。最终损失的,想想会是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