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诗坚

香港反送中引爆的示威持续5个月以来,似乎已有所收敛。但年青人心中那团怒火显然没有消失,反而陆续有人担起“敢死队”的角色,在街头巷尾搞“突然袭击”。

正当反送中运动的阵容已有减少迹象的当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赴上海参加“外国商品世博会”之便,拜会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政治局常委韩正,从而显示中央仍然支持现任特首,不因民众的暴怒导致她的民调已降剩20%。这说明了中国正在对香港展开新的怀柔政策,希望能守住一国两制的底线来恢复香港的秩序。

虽然香港对大陆的重要性已不再是昔日的“唇亡齿寒”,而且深圳也已迎头赶上,随时都能够取代香港的地位。但若深入考察,香港的独特性还是无法被取代的。

- Advertisement -

早年因为香港的蜕变和通过自由港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形象已深入民心,不论在心理上或思想上,都与大陆有所不同,甚至是矛盾的。

例如在1967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进入高潮时,香港的工人及学界也将文革引进,一时弄得秩序“混乱”,后在英殖民政府动用紧急法令下才镇住这场动乱。

本来中国可趁此时机收回香港,但在条件不成熟下,毛泽东主席按兵不动。直到1984年邓小平认为时机成熟,也就坚持在1997年7月1日拿回香港。

这个过程既干脆也复杂。干脆是在隆重的仪式中完成交接;复杂是这一政权交替,也注定香港有不稳定的未来。其一是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能走多远?其二是一旦双方发生理念冲突,是采纳中央决策还是由港府决策?如今发生的“反送中”也充分的说明彼此对“一国两制”有不同的诠释。其三虽然在近期已压下“港独”的声音,但港人的反抗已蔓延到西方社会,如美国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法案”,就是表明西方国家会在各方面介入其中。其四是在将来,这一国两制又该如何走下去?港民会给予合作吗?

正当各界舆论对香港未来说三道四时,中共的四中全会前后,习近平主席则出人意表地提出“全过程民主”的新词,一时之间可能很多人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因为在人们理解中“民主就是民主”,哪有什么“全过程民主”?该如何解读呢?

根据习近平的解释:“这代表中国所有重大立法决策都是经过民主酝酿,民主决策产生”。这种说法也被认为不够全面,反映不出民主的实质意义。

如果按照字面的解读是不知其意的,但其奥妙就藏在“全过程”中,也就表示这样一来就“合理化和合法化”一党专政了。

所谓的一党专政是共产制度下的产物,如列宁在1917年建立的苏共领导,就是一党专政。又如中共在1949年解放中国后,就推行一党专政。这在西方国家看来,这是缺乏民主的基因,可以被视为非民主的制度,甚至是反民主或不合规的政体。

尽管西方世界对共产国家有诸多批评,正如特朗普总统一口否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优势外,也指责这样的制度是应被抵制的。

即使苏联在1990年变天而失去苏共的掌权(背弃共产主义),但中共依然坚持和保持一党专政。

当这个专政于1978年在邓小平复出后引发争议和受到动摇的批判,但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他就将中共的右倾路线摆回正道。这个正道除了突出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丰功伟绩外,并没有其他理念可以被取代。西方有“上帝的指引”,共产社会“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只能回到用信仰来支撑社会的发展。

为了使中共政权的合法化和正道化,习近平的“全过程民主”就出炉了,旨在表达党内是通过不同程序的讨论和不否定民主的手段来取得协商和统一的。因此可以被视为“全过程民主”。只要民主有存在,西方世界就不能说中国不是民主办事的。

- Advertisement -

在这样的“乱世”时,习近平坚持“一国两制”和对林郑月娥的支持就反映了他还是要推行“全过程民主”。因此当下特首是可以大胆地进行“民主改革”,但也要在教育上改变人民的思维,最起码不应指责中央是独裁政权;而香港也不是异类和独体。它不能独立,一旦独立就是中国被分裂的开始。这也是为什么台湾不能走向“台独”。如果港独和台独齐发酵,中国大陆就会发生疆独、藏度的可怕后果。

如果说美国的51州是不容分裂的,那么中国大陆也同样不能以种族的差异或思维的不同作为分裂的理由。

由此来看,香港事件、台湾选举都属于中美贸易战的斗争范畴。只要中美相安无事,则台湾和香港是起不了大波澜的。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