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孙文

耳边听到的言语,都是隔壁邻居家的乡音,这些来自隔壁的顾客都喜爱这里的服务质量管理,他们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族群,宗教信仰,都从该地飞过来这里光顾。

他们在当地没有这种服务吗?她们在其祖国没有如此庭院吗?曾何几时,他们都不相信祖国的服务,而选择飞出海外的这里找更好的体验呢?

他们的选择就如同我们自己一样不相信免费服务中心,而到昂贵服务中心来,对吗?

对于有机会选择更好,更舒适,更花钱,是说明了口袋还够响亮,呵呵!

- Advertisement -

走到厕所里,又听到不一样的乡音,看来这里不止很多邻国顾客群,连厕所打扫卫生,治安交通看车,厨房后端服务也一样被外来人顶替了。

这里除了执听筒的医务人员、护士、医学助理、柜台办理人员,几乎都是外来乡音者的同胞,我们本土同胞都去了哪里呢?

- Advertisement -

友族同胞没得选择,就留在政府医院治疗,其他有点储蓄,或有保险医疗卡就选择“有钱”医院就诊。至于我这个过客,只不过为载人过来检验身体状况,乘机借耳离境飞去印尼国度“蜜月探病”。

写到这里,笑纹还得感谢槟岛屿的私人医疗机构“举办”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医疗保健服务配套,带动了槟城岛屿的经济效益,让外来病患与家人得以在此医疗观光,趁病出国走走看看。

也要感谢州政府过去数十年来给予私人医疗中心一些空间,让大家都有机会入驻有钱医疗中心,也让有紧急求救的幸苦家庭,得以借助社会各界人士的爱心,解决了求生困境,也饱满了医疗父母的口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