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到马大公开演讲,更自备数据讲解我国贫穷率课题。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表示,一旦他掌管国家后,将尊崇我国的司法体制,绝不允许类似其处境的事件重演。

他形容,本身就是政治角力的牺牲品,因此他许诺若掌权后,绝不会允许国内出现“第二个安华”事件。

“你不能说‘大人物’犯法,就能够被原谅;犯罪者来自同一个政党,他的案件能够被销案;那个人你不喜欢他,就把他关进监狱,这是不对的。”

“而我就是受害者。不过,感谢上苍我出狱了。因此,我时刻叮嘱自己,要是有一天,我握有权力了,绝不允许再发生类似事件。”

安华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他是于周四晚重返母校马来亚大学,发表主题为青年贫穷、尊严及前景的公开演说时,这么表示。

- Advertisement -

他说,若掌权者犯罪未受到对付,法庭、法令、罚款、监狱等就如同虚设。

“如果犯罪者因一些原因,能够逍遥法外,这个国家还有法治吗?我们必须拨乱板正,勿破坏马来西亚长久建立的司法体制。”

安华指大马宗教信仰禁同性恋,但他不主张歧视他人。

马大学生促政府立特别法保护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LGBT)族群,惟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以现有法令足以保护全国人民为由,强调大马不会立《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族群保护法》!

安华(中)重返母校,向逾1000名学弟妹公开演说。左1为马大校长阿都拉欣。

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的安华周四晚重返母校马来亚大学,除发表题为青年贫穷、尊严及前景的公开演说,也开放问答环节,让马大学生提问,其中两道题更涉及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族群,甚至有者呼吁政府草拟《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族群保护法》。

不过,安华表示,现有的司法体制足以保护全国人民,因此无需立特别法来保护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族群。

他指出,无论被害者的身份背景,只要在马来西亚遭到侵害,都会受到法律制裁,因此政府根本无需再拟定特别的法令,来保护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族群。

“不管被害人是否居住在城市、富裕或是贫穷、男人或是女人,只要遭到侵害,都会受到我国法律的制裁。”

“因此,根本无需特别立法来保护这族群。”

一名马大法律系女学生在开放问答环节时,先是指我国的跨性别族群时常遭到霸凌,再引用去年12月杪在雪兰莪州巴生发生的一宗跨性别女子,遭4名男子谋杀的命案为例,呼吁政府草拟特别法令,来保护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族群。

此外,针对另一名马大生指安华对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族群的立场转变时,安华则表示,我国的所有宗教信仰,皆反对同性恋,但他不主张歧视任何人。

他指出,虽然每个人拥有自己的性取向,但马来西亚的宗教信仰,只能允许异性恋。

他认为,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族群若要做什么,大可关起门来进行,这是他们的权利。

“但是,他们若要展现自我,展示自己的权力,这在马来西亚是不被允许的。”

他说,除了伊斯兰教禁止同性恋,我国的其他宗教,如佛教、兴都教与基督教等也都禁止同性恋。

“在我国各个宗教的婚姻结构,就是男和女。虽然一些国家认同同性恋婚姻,但我始终坚持我们的宗教信仰,所赋予的婚姻架构。”

无论如何,安华认为,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族群课题,不应再成为政治课题。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重返母校发马来亚大学表公开演说,惟拒答马大校长拿督阿都拉欣被指发表种族性言论课题。

安华周四晚以学长身份,到马大发表主题为青年贫穷、尊严及前景的演说,并与学弟妹对话,了解目前大学生与年轻人的诉求。

尽管安华对学弟妹所提出的问题是有问必答,但却刻意回避有关马大校长阿都拉欣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时,所发表种族性言论的提问,相信是与阿都拉欣也出席这项活动有关。

安华强调,马来西亚是各族人民所拥有的,各族之间应该相互尊重,而每一个族群都是他珍惜且疼爱的孩子。

“我认为我们太计较种族性,对种族存有刻板印象。我们常认为本地华裔都是富人,实际上并不然,华裔也有来自低收入家庭的。”

- Advertisement -

“因此,我认为国家的惠民政策应该针对有需要者,而非针对族群。无论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都是我珍惜和疼爱的孩子。”

另一方面,安华也在演讲中提及大马贫穷率、教育、就业与家庭债务等课题,并聆听及答复学弟妹所给予的各项建议和提问。

出席者包括马大副校长(学生事务)拿督阿都阿兹、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等。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