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汉伟

2019年10月10日,我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19年国家反金融罪案中心法案》的辩论。这是一项设立联邦机构以打击金融犯罪的综合行动法案,整合12个執法机构及構建更严密的法网。

政府机构是一向来是以孤岛的形式工作,各自拥有不同的数据库。通过组建国家反金融罪案中心,他们可以共享数据库,创建大数据以便可以对金融犯罪进行更有组织的审查。

如果我们研究国际机构,将发现在美国,它被称为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加拿大则有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英国的是经济犯罪中心;澳大利亚是交易报告和分析中心。金融犯罪有很多类型,如在线欺诈、金钱游戏、离岸不正当交易,不经管制的加密货币等。

我阅读了加拿大FINTRAC 2017年年度的报告。加拿大的金融犯罪预防机构共同合作,与各国达成了100项双边协议,以政府对政府的方式为基础,共享国际金融情报及信息。因此,我认为,这项法案对建立国家反金融罪案中心是必要的,以便我们可以与其他中心的反金融犯罪中心进行交流,共享信息。

- Advertisement -

加拿大的FINTRAC,它拥有非常复杂的科技资讯基础结构,也拥有每个科技资讯的数据库,因为它每年可以有高达2500万份的新财务报告。其中包括电子资金转帐(EFT)的交易报告、可疑交易报告、跨境交易报等等。因此,它保存了许多来自银行、金融机构的报告,并进行过滤和分析,为警察和其他执法机构提供金融情报。加拿大进行巨额投资在技术上,以收集大量的金融信息。

根据此法案第16(1)条文阐明,国家反金融罪案中心可以透过书面通知来要求任何人士将拥有相关的文件提交给有关中心。第16(6)条文,即:“任何人若违反该条文的第2节,一旦被定罪,可以面对罚款不超过100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5年或两者兼施“。有关条文的权力极大,因此我提醒政府应谨慎使用该权力,尤其在执行收集大量的信息和数据时,更必须谨慎使用。个人隐私和数据是在银行与金融机构法案(BAFIA)下受保护。在打击金融犯罪的同时也要在这当中取得平衡,我们必须同时关注个人的隐私资料和数据的保护。

根据在此法案的第二附表,此中心可调查在《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下进行,涉及的法令繁多。 因此我希望这收集巨大信息的极大权力、分析信息的大权力,与国际共享信息之权力必须在人民隐私和数据保护下得以获得平衡。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如今金融犯罪活动是通过各种产品和服务,覆盖全球多个司法管辖区。因此,我们必须与国内外合作,一同打击金融犯罪。一些臭名远播的金融犯罪活动例如一马丑闻事件以及巴拿马数据被泄露事件等。

- Advertisement -

我国已通过了《2002年刑事事宜相互援助法令》条约。我们仅与14个国家签署有关条约。我们已和东盟9个国家签署有关条约以及澳大利亚、香港特别行政区、美国 、英国、印度和韩国。至于其他国家,我们尙未签署刑事互助条约。我認为我们更为积极以便寻求和他国政府合作,一起调查及打击跨国金融犯罪活动。

同样的在《1992年引渡法令》,我们必须研究如何在外国政府的协助下,使用该《引渡法令》将流亡海外的金融犯罪者引渡回国。同样的我们可透过”信息自动交换系统”(AEOI)的协议下追税。我国已宣布该系统可以协助我们与其他国家的税务局共享信息,一起对付跨国逃税者及潜伏的金融犯罪者。

因此,我要求加強这三个跨国追踪金融犯罪的法律措施,以便将来我们所成立的国家反金融罪案中心拥有国际互助能力,去打击目前我国越来越复杂的金融罪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