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海荣

马来人尊严大会召开时,我刚好在日本,所以无法跟进大会的进展情况。几位友好问我的意见时,我也无法就当时的情形与他们分享我的见解。在日本逗留几天的日子,也许在尊严的课题上,可利用日本跟我国来做个比较!

一般上,尊严的运作是以身份或地位和学历为本。什么样的身份或地位和学历应得同等的对待。国与国,集团与集团,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双方代表人物须具有相等性的地位和身份来出席见面与对话,一有失衡的对比性,尊严问题就立刻发酵。如果尊严的运作在民间过于强调与认知,在没有同理心和理解心之下,变质性就是官僚作风,摆架子,讲排场了,不讲本身的能力了!

如果以当天的尊严大会的理论来推理,我想日本人是最没有尊严的民族!在机场,地铁,车站等地方,许多的年迈者还在服务工作包括盥洗室的清洁打扫,他们的孩子会不会受他人批评和指责为“不孝”没有了尊严!在日本,会有不少的促销员出现在旅游景点在商店前,向路人高喊推销商品。这些在路边高喊者有不少是来自大学的临时雇员。他们是不是完完全全没有尊严呢?试问,身为一位大学生,为了钱整天在路边不停的高声大喊,成何体统尊严何在?在日本,身为主管者,也会因同事繁忙时伸出援手,做出与身份不符的工作,这难道是有失尊严?

- Advertisement -

自1994年起,日产汽车公司(NISSAN MOTOR COMPANY LTD)连续多年业务不佳,1999 年负债额与亏损额庞大,濒临倒闭破产!日产汽车公司被逼向法国雷诺公司(Renault S.A. ofFrance)求救合资和融资。1999年六月法国雷诺公司派出了该公司的首席副总裁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到日本掌舵日产展开拯救工作。卡洛斯戈恩上任后就推行了非日本传统式的经营模型和实行严格的目标管理,对症下药的改革。卡洛斯戈恩掌舵日产一年后,日产汽车公司就将巨额的赤字亏损变成了盈利,有息负债也大幅削减。很显然的卡洛斯戈恩的大刀阔斧的改革效应比原定三年拯救的目标提前一年多成功发酵。卡洛斯戈恩的贡献也成就了他继续担任日产的首席执行员至今。其实,卡洛斯戈恩的出任已是打破日产汽车公司从创业以来一直由日人担任该主管的重要职位,在他之前,已有14位日本人担任该职位。可见日本民族虽然是尊严较强,但他们能够正确的把“尊严”准确的定位,摆正方向!

- Advertisement -

日本企业现今已摆脱民族尊严意识的框架,迈向无国籍局限;因此其企业不时有新的元素不时创新能在国际市场占一定的地位。民族尊严意识的框架被经济一球化的概念冲破后,日本电子业老大索尼(SONY)公司在2009年委任出生在威尔士的美国人霍华德·斯金格爵士( SirHoward Stringer)取代当时的总裁中鉢良治( Ryoji Chubachi);2002 年当三菱汽车(Mitsubishi)发生隐瞒产品缺 陷的丑闻,导致销售量大幅下降面对危机时,德国人罗尔夫·埃克罗德特(Rolf Eckrodt)接替当时出任三菱公司社长的圆部孝(Sonobe)的职位。罗尔夫·埃克罗德特也是唯一的非日本人在三菱公司出任重职!

在国内,当部长,行政人员,官员等强调民族尊严时,明显的效应是强化身份,摆架子,讲排场,最后是民族之间的和谐融合的失调脱轨。我国独立已六十二年的今天,无论是经济,科技,交通运输等的表现还是差强人意,理由不过是政治人物太会搞课题来出位,目前的《尊严大会》只是其一!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