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徒四壁!比这个情况更悲惨的是,以锌板及三夹板搭建的屋子已经残破不堪,下雨屋子会漏水,还会淹水。

这是79岁独居老伯陈泮的登嘉楼路居住环境,6年前老伯右眼出现白内障,现在右眼已完全看不见,3年前更是被医生诊断患有高血压,每日须定时用药。

遭到水灾破坏的“厨房”。

生病不敢看医生

“穷了也不敢生病,就算生病,也只能服用在药房购买的药物了事。”

- Advertisement -

他每月仅靠福利部350令吉援助金节俭度日。他的窘境让住在附近的印裔社工祖基里(50岁)也感到心酸,特别要求本报记者给老伯写篇报导,希望可以引起社会的关注。

陈泮受访时表示,他并不想要捐款,只盼有人可为他维修破烂的老屋。

老伯说,他从15岁起就居住在这间父母租赁的屋子至今,以前与他同住的有双亲及4名姐弟,不过随着岁月的流失,亲人和屋主也相续逝世,只剩他一人独居在那里。

记者到老屋采访老伯时,发现屋顶及墙壁破损不堪,布满数不清的破洞,让人感觉大风一吹就会被吹走,因为屋外有大树和草丛,不时也会有四脚蛇和蛇出没。

老屋虽有两房一厅一厨房,但耐不住水灾常年来袭,家中的厨房及寝室都已不能使用,客厅变成阿伯唯一的“避风港”或“睡房”,而以锌板或木板简单合成的墙面也变得不堪一击,深怕一不小心,就会有坍塌的危险。

“下雨时,虽然我怕漏水及倒塌,但我更怕的是淹水!就在2017年槟城大水灾时,我的房屋也受殃,冲走了许多日常用品,连衣服也不剩。但是,经过常年累月的惊吓后,现今似乎也吓得不知道如何反应了。”

陈泮向记者出示垫高的“衣橱”。

每月仅350元度日 三餐白面包咖啡充饥

老伯早年有接受到小学四年级教育,小时候在店铺打工,20岁时从事承包油漆工作至60多岁年老退休,不能工作后每月靠福利部350令吉援助金度日。

他每天的生活就是骑着一辆脚踏车,到住家附近的茶餐室与友人闲聊度日,直到天色转暗前。三餐皆以白面包及咖啡充饥,有时就食用好心人施舍过剩的饭菜。

老伯被问到年事已高又有病在身,为何不入住老人院以得到更好的照顾?他回答,他自年少就已居住至今,里边充满着家人与他的回忆,再加上对老屋已有感情,他只想可以老死在这间屋里。

“我老了没什么要求了,只求有人愿意替我维修破烂老屋就已心满意足了。可以联络016-4123470(阿春)。”

寝室遭到浸坏后,客厅顿时成为陈泮的“房间”。图中的躺椅是陈泮的“床”。

惨况引友族同情 常常探望分享菜肴

- Advertisement -

一直有给老伯帮助的祖基里表示,他居住在登嘉楼路一带的人民组屋已有9年,每天皆会光顾组屋附近的茶餐室打发时间,并在一年前认识同在茶餐室打发时间的陈泮。

他说,在得知阿伯的遭遇后,深感同情。每当家有过多的菜肴时,也会分享给阿伯,大约每周3天。

“阿伯每天都会到茶餐室,只要一天没见到阿伯,我或友人都会过去阿伯住所查看情况。”

祖基里(左)跨越种族藩篱发挥大爱精神,无条件协助陈泮(右)。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