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岁的沙鲁告诉吉隆坡高庭,在2015年杪受到反贪会及警方录供后,他充分意识到刘特佐可能面对刑事指控。

一马案周一在吉隆坡高庭续审,本案第9名证人,即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沙鲁阿兹拉(49岁)在庭上说,自从执法单位于2015年开始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展开调查后,他才对刘特佐的犯罪行为起疑心。

他今日在接受前首相纳吉的律师团盘问时说,在2009至2015年期间,他非常信任刘特佐。沙鲁是在2009至2013年担任一马发展公司首席执行员,并一直担任1MDB董事会成员,直到2016年。

沙鲁告诉吉隆坡高庭,在2015年杪受到反贪会及警方录供后,他充分意识到刘特佐可能面对刑事指控。

“当我开始展示代表资金流向的文件时……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是刘特佐。”

66岁的纳吉在1MDB的审讯中面对25项控状,其中包括挪用23亿令吉一马发展公司(1MDB)资金及21项洗黑钱罪名;一旦罪成可被判处最高监禁20年。

- Advertisement -

沙鲁在接受辩方首席律师沙菲宜盘问时,被问及为何在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于2009年初创立时,就“绝对及明确”的信任刘特佐。

沙鲁说:“登嘉楼投资机构正在进行中,主要的参与者已经就位。据我的观察,主要参与者赢得了主要利益相关者的信任。”

他补充,利益相关者包括前最高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姐夫阿都阿兹及一马发展公司前董事阿兹兰再努及依斯米。

沙菲宜:所以你信任那些你提及的人。你当时是否完全信任刘特佐及唐敬志(Casey Tang,1MDB前业务发展执行董事)?
沙鲁:是的。
沙菲宜:那么当你自己被欺骗时,你能责怪首相对刘特佐的信任吗?
沙鲁:我不会怪他。

较早前,沙鲁透露,他是在2007年首次见到刘特佐,当时他在埃森哲(Accenture)担任董事总经理。

“一切从一封短讯开始。他(刘特佐)发短讯给我,说想替他的公司(UBG)电脑系统做点东西,并请我到他的办公室。”

- Advertisement -

他说,刘特佐是透过他史丹福大学室友取得沙鲁的联络。

沙菲宜询问,为何两人能相处融洽?

沙鲁:我猜当时刘特佐认为我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
沙菲宜:所以他喜欢你毫无疑问地接受指示的性格。
沙鲁:不太正确。我认为更像是,我会采纳一切任何必要的信息,以交出我所理解的结果。然而,如果除了结果以外,还有我认为与手上任务无关的事务,我会把它委托给其他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