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李佳盈、黄佩珊

时事评论员蓝志锋表示,重启消费税(GST)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不过,相信希盟政府只会在拥有全盘计划下,才会重新实施消费税,2年内重施的可能性不高。

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早前呼吁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以3%的较低税率,重新落实物品及消费税(GST)。首相敦马哈迪也回应,若人民认为消费税(GST)比销售与服务税(SST)好,政府会考虑这项要求。

蓝志锋:重启消费税(GST)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不过,相信希盟政府只会在拥有全盘计划下,才会重新实施消费税,2年内重施的可能性不高。

蓝志锋周五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指出,如今80%的国家使用消费税机制,而我国之所以会改为销售与服务税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因为改朝换代,当初反对党引导舆论,把消费税和人民生活雪上加霜、百物上涨捆绑一起,引起人民共鸣。

他解释,最初落实消费税的制度并没有问题,但落实的时候,出现一些状况,而国阵政府没有很好解决,因此当初消费税取消不是因为税制问题,而是政治因素。

- Advertisement -

他说,除了人民,当时商家也因为退税问题,导致他们极为不满,因而加入反对消费税机制的行列,最终出现改朝换代的情况。

因此,他认为,此次大选前,反对党以消费税课题“打”国阵,若要重施消费税,就需设法自圆其说,并做好被国阵狂怼的心理准备。

他解释,国阵政府2015年落实消费税机制也是为了增加收入,因为当时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但如今油价已恢复到每桶50多美元(约209令吉28仙,相比当初的每桶30美元(约125令吉57仙)至40美元(约167令吉42仙),意味着现在的政府更有钱,因此希盟政府需有全盘的计划,才能重启消费税。

“当初废除消费税的理由是人民很苦,他们将百物涨价怪罪在消费税上,但实际的情况也并非如此,而且若重启消费税,人民第一个感觉就是,为什么又回到原本的情况,所以希盟就要做好解释,否则就会‘烧回’自己。”

他指出,不少政府在推行新制度后就倒台,如国阵,虽然消费税机制好,但是该课题被高度政治化,已经不是单纯的从税务和经济来看,若希盟重推消费税,就要从政治的争议中跳出来。

“如果无法让人民单从税务角度里来看,希盟是不会重启消费税,希盟要设法引导舆论,否则不管税制多完美,还是会引起民众反弹,因为民众最关心的还是生活问题,如百物上涨。”

不过,他说,如今敦马的回应是将门打开,让人民讨论,因为许多人深知消费税机制是更公平的税制,也能增加收入,更透明化,但所需解决的还是人民看待该课题的角度。

“希盟需要主导舆论,引导大家从长远角度来看,否则希盟政府是不会重启消费税,因为现在民众对此的负面印象仍在,这对希盟不是好事,而2年内实施的可能性不高,因为教育宣传工作需要长时间进行,现在的时机不成熟。”

邱义祖认为,与销售及服务税相比,消费税系统更透明化、更能打击洗黑钱行为,如今有逾百个国家采用消费税,消费税可说是未来趋势。

邱义祖:逾百国家采用 消费税是未来趋势

大马特许会计师邱义祖认为,与销售及服务税相比,消费税系统更透明化、更能打击洗黑钱行为,如今有逾百个国家采用消费税,消费税可说是未来趋势。

他表示,消费税机制更为全面,因为各领域只要生意额超过50万令吉就需交消费税,也需每月或每3个月呈交报表,而销售与服务税却只有部分领域需要交税,但商家可能1年才处理账目,导致账目不透明化。

他续说,在消费税机制下,商家可索回采购时所支付的消费税,即进项税,但商家需要注册及拥有账单,才能索回进项税,反之在销售与服务税的机制下,只有5%的商家需要注册,如制造商等,也无需账单索回进项税,让许多商家得以钻漏洞逃税。

“销售与服务税没有进项税,意味着商家不需要账单,因此有些商家做买卖没有开单或不报账,就无须交税,因为其他人也不知情。”“消费税的机制需要开单才能索回进项税,商家没办法之下,需要尽快做出账目,他们的账目也更透明化。”

他指出,销售与服务税会导致国家收入大大减少,而且对外资而言,销售与服务税较不透明化,他们可能会担心员工乱花钱、没有订单等问题。

他直言,以长远计划来看,各国都在使用消费税机制,也是公认最公平的机制,而我国正朝国际化标准迈进,就应跟上脚步。

结合GST及SST 精明税需重新研究

对于经济学者建议,改为实行精明税,邱义祖认为,精明税是结合消费税及销售与服务税,再进行针对性探讨的税务,但是商家及外资皆需重新研究新机制,因此最后政府可能还是会采用回消费税。

不过,他认为,虽然实施消费税是好事,但我国税务局官员应拥有充足的相关知识和能力,才能将消费税的效益发挥至最好。若消费税机制可以妥当进行,相信物价就不会飙涨。

他解释,我国较早前实施消费税时,许多负责税务方面的官员不熟悉该机制,导致出现不少问题,包括商家不会或难以索回进项税等。

“商家要问的时候,官员也无法给予详细的解释,商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可能就随便做,也因为不会索回进项税,而没有申请退款,再加上之前说60天内可以退回进项税,但很多时候是1至2年后才能收到,商家周转不来的情况下,只好提高物价。”

- Advertisement -

“如商家以100令吉引入货物,100令吉也包括6%的消费税(6令吉),如果能索回6令吉,意味着本钱只需94令吉,商家以100令吉出售也可赚钱;若无法索回,其本钱已经是100令吉,商家可能就会以106令吉出售,才能赚钱。”

因此,他表示,重推消费税机制前,官员需要深入了解该机制,做好完全的准备,否则政府实施起来会更吃力,也难以打击犯法行为,甚至引起民众反弹。

他也建议,如今经济不景气,政府可降低消费税率,并分阶段实施消费税,以减轻众人的负担。他说,以目前的经济状况而言,低于3%的消费税率会更合适,而且原定需缴消费税的50万令吉生意额限定,可调至3百万令吉,之后再逐渐调低生意额限定,让众人先适应该机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