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玛(右2起)在迪尼斯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明来龙去脉。

“Puratchi和平集会”发言人乌玛指出,即使临时无法得到吉隆坡市政局发出的集会批准,他们依然如期前往集会,是担心集会被人骑劫而偏离该集会的主要目的。

他说,这项集会主要是针对国民型小学(SJK)落实爪夷文事件作出6项诉求,包括维护国民型华小及淡小的特征、尊重并维护罗马字母拼音的马来文为国语的崇高地位等等,完全没有涉及国民小学(SK)。

他指出,在集会前有相关人士透过媒体平台,把“Puratchi和平集会”与今日举办的“向扎基尔奈克说不:对印裔与其他种族平衡权益集会”混为一谈,导致社会出现混淆。

他强调,“Puratchi集会”是结合33个华印组织的集会,大家已经达成不触碰政治、种族、宗教等敏感议题,只谈反对国民型学校落实爪夷文字单元的共识,因此,“Puratchi集会”与今日的“向扎基尔说不”集会并不能相提并论。

乌玛在昨日的集会后,被警方带往警局录取口供,直到今午1时才被释放,他随即召开记者会交代来龙去脉。

- Advertisement -

他说,这次的集会无法顺利举行,主要是因为吉隆坡市政局在集会当天下午才通知集会地点不被批准,但由于他们集会消息已经传出,他认为有必要亲自到现场交代并疏散群众,避免集会名誉被骑劫及发生不愉快事件。

因此,他在向警方解释其用意后,获得警方同意让他用10分钟解释及疏散人群,而昨晚他与马来西亚华校生协会主席陈纹达就争取时间简短发言,并疏散人群。

“我们在14号就向吉隆坡市政局申请,但迟迟没有回应,我们也见了吉隆坡市长和联邦直辖区部长,吉隆坡市政局在23号下午才通知我们不被批准。”

出席记者会的包括“Puratchi和平集会”的代表律师迪尼斯。

印裔组织无法代表印裔社会基层

乌玛也提到,主办这次的集会是要让有关单位看到,针对爪夷文课题作出反对的不止是一小部分人,昨晚出席的7000人可以成为最好的证明。

他指出,昨天集会的人数,可以看到教育部所咨询的印裔组织无法代表印裔社会基层的声音,因此,他促请教育部重新整合教育部针对国民型学校问题咨询单位的名单。

此外,他认为,教育部把决定是否教导爪夷文单元的决定权,交给到家教协会的手上,依然存有灰色地带的引诱。

“你们会说才3页而已,我们也可以说,才3页而已,为什么不可以去掉?”

- Advertisement -

“我们的诉求提到,任何涉及国民型华小和淡小课程教学修订与调整,必须先跟华小和淡小董事会商讨,寻求共识,以利推行,达到提升教育品质的效果。”

他强调,该组织并非种族主义,只是要保存淡米尔小学及华小的特征。

他说,在他们的诉求内也要求把爪夷文字安排在课外活动时间,让学生自由选择学习,同时要求在华小和淡小课外活动推介爪夷文字选修项目的同时,必须也在华小推介淡米尔文书写,在淡小推介华文笔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