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艺术画廊助理策展人莫哈末沙兹万,向媒体展示其中一幅正在展出的正品书作和其复制品,强调画廊都会给所有馆藏做复制品,充作展览或外借时用途。

槟州艺术画廊被业主槟州大会堂要求清空储藏室,满地历史照片和画作引起访客关注,以为艺术馆藏管理不当。槟州艺术画廊负责人法鲁斯澄清,所有被准备清空的旧照是充作展示用途的新冲洗照片,并非原照。

他也重申,被清出的画作也非画廊馆藏,而是2019年槟州艺术公开赛和其他赛事累积的作品,至今仍未被参赛者领回。

“这批照片有的是上世纪90年代便冲洗,作为各种历史照片展览用途,但都属后期冲洗的。所有被编入馆藏的历史照片,底片都被良好收藏。”

现场观察,这批将被清空的历史旧照多展示早期的槟城生活,其中还包括一些历史时刻照片,如已故槟第一任首长王保尼于1957年在旧关仔角草场宣读独立宣言的照片。

槟州艺术画廊过去以来,一直租用槟州大会堂作为廊址。有访客周二走访艺术画廊,发现3楼展览厅外走廊,堆满大批历史旧照和画作,一些旧照甚至已损坏。基于爱画心切便向本报作出投诉,希望当局正视艺术作品收藏与管理。

- Advertisement -
法鲁斯:这些被清空的照片只是充作展览用途的,底片都被良好收藏。画作则是未被领回的比赛作品。

记者走访艺术画廊,获负责人法鲁斯接待并澄清是误会一场,是批历史旧照不是“正本”,是画廊从正本底片重新冲洗出,用作展览用途的照片而已。

“这批照片也收藏很久了,很多更是90年代便开始用。现在大会堂要我们清空这间储存室,便顺道清理。”

他也向记者讲解,画廊的所有馆藏画作和艺术品,并没有收藏在上述储存室内。相反,是悉数收在同在大会堂的另两间储存室中,正规储存室24小时控制室温不止,所有藏品都依画作的主题、种类和其他分门别类,系统收藏。

储存室室温管控作用,是为避免画作或艺术品遇潮生霉,或者因室温问题加上长期收藏造成颜料脱落或其他,令画作或艺术品受损。

他针对置放在走廊的画作,直言这是比赛的画作。按比赛规定,所有画作必须在指定日期的两周内被领回,是批作品均逾期未领。

“我们尝试联络画家,甚至致电通知,但他们都没有来领走。业主要求腾出储存室,我们只好清出。”

据悉,这样的未领回画作有逾百幅,已造成画廊储存的压力和负担。然而,当局解释基于尊重艺术创作,画作并非被害直接弃置,而是另寻外部储存室存放,再另想他法。

“艺术馆藏”将分类收藏

法鲁斯也语重心长解释,每当有画作或物件被置放在走廊,走访的人们马上先入为主,认为多是画廊馆藏管理不当。实际上,不是每样被弃置或销毁的都是“艺术馆藏”。

“要被列作馆藏,是要经过严格逃选的。一般上,正式馆藏(画作或艺术品)都会被配上一个馆藏编号,之后按作品分类收藏。”

他说,画廊本身的馆藏,在特定展览后,真品会收回储存室。但高价值画作为避免损坏和遭偷窃,一般展出的多属于复制品,真品均在储存室中。

“就算是首长办公室要商借馆藏,假设是高价值或重要画作和文物,都只能出借高仿复制品,真品是不轻易外借的。”

- Advertisement -

他也指出,画廊的艺术馆藏都有编号,每年稽查师便会按索引查证每一件馆藏,是否如实收藏在储存室之中,并确保收藏良好。董事会也会过目稽查报告,每一件已有编号的馆藏一旦要销毁,均需经过董事会同意。

他也补充,就算是博物馆与博物馆之间、画廊与画廊之间要商借作品展出,都必须遵守严格的条件,真品几乎是难以外借的。因为一旦损坏,修复费用超高,视作品毁损情况而定。

“很多时候被处理的,是供展出用途的高仿复制品。但人们不了解这个中程序,很容易产生误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