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潘君胜

509大选前,行动党炙手可热,获得95%华裔选民力挺,攻下42国席及109州议席,希盟成功改朝换代,行动党居功至伟。当首相马哈迪组织内阁及希盟在各得胜的州属组织州政府时,行动党在内阁与各州政府的分配额中也举足轻重,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及党员更是意气风发,而在野的马华、民政党员靠边站,最惨的还继续被人指指点点。

然而,一年后的今天,行动党竟然在华社的地位暴跌,虽然还不到一落千丈地步,但是,该党元老林吉祥日前在自己选区出席一项晚宴致词时,被部分嘉宾发出嘘声表达不满,这种罕见的情形是令人震惊的!此外,霹雳州一名行动党州议员的办事处,以及一些茶餐室茶客,不再抨击马华及民政党,而是改变话题转而对行动党冷嘲热讽。

才一年多的时间,华社已从对行动党赞声不绝的初期,转而怨声四起,谴责行动党,这是什么原因?又因何而起?揭开了谜底,是许多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维护华小不力及未能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等课题不满,行动党没有全力为华裔选民请命。华社华团指出行动党拥有42位国会议员,政治势力竟然不比仅中选13国席的土团党。509大选后,由首相马哈迪决定的政策,行动党几乎没有意见。尤其是落实爪夷文书法课程、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业的决定,拥有6名内阁部长的行动党未能成功阻止。

行动党自爪夷文书法风波被华社人士指责护卫不力,各地华社或华教团体纷纷展开捍卫华小运动,马华民政也在街头展开签署运动,要求教育部取消小四国文课本增加爪夷文书法,行动党并未理会华裔家长感受,反而以各种理由替希盟政府解答,希望华社能夠接受,让华社更加愤怒,行动党的高官成为众矢之的。

- Advertisement -

当年行动党还是在野时候,行动党与华小董事部并肩作战,为捍卫华教出力。如今却无视与华教关系唇齿相依的董事部存在,担任教育部副部长的张念群竟然把要认识爪夷文的取舍权,交由家教协会决定而不是董事部,这才是触怒华社华团的最大原因。也导致今天大街小巷,小市民怨声四起,纷纷抨击行动党忘本,为当官而与华教防线愈走愈远。

- Advertisement -

行动党另一个致命伤,是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业。选民非常不满行动党未能阻止莱纳斯稀土厂在关丹继续营业。大选前,该党急先锋黄德曾通过各种行动及宣传,要国阵政府关闭莱纳斯稀土厂。可是希盟上台后,莱纳斯稀土厂不但没有被关闭,反之其营业执照还获得更新,引起国内环保分子及选民哗然及不满。

尽管中选为文冬区国会议员的黄德再次反对,也参加抗议集会,然而此已让国内环保分子大失所望。马华、民政党党员严厉抨击行动党欺骗选民,为保官位而向首相马哈迪屈服。有些选民恫言下次大选不会再支持行动党,不会再相信黄德的话。

政海瞬息万变,一年前与一年后行动党的声望竟然变了两样,选民对行动党不再是赞美声浪而是一片谴责声音。虽然说爪夷文书法和莱纳斯稀土厂课题不会因此导致行动党在下届大选失利,但是一旦民心思变情况就很难说。何况,古语有说:水可载舟也可覆舟。行动党诸公,还是谨慎行事为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