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摄影:巫伟强

青年国会若想在洪流中继续前进,政府必须重新探讨这个平台的适合性。

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沈志强曾经在去年谈到青年国会时,有提及中央政府有意商讨重振青年国会,赋予该会与青年相关课题的决策权。他认为青年国会必需拥有实权,而不是目前仅能给予建议的权利,否则仅是有名无实,并且没有意义。

沈志强的谈话是非常振奋人心的。只是,作为青年国会的主导单位,青体部打算如何执行这项大改革?既然新政府同意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也让18岁参与大选,青年国会不应该只是被视为,给一群青年抒发不满的场所,政府必须认真重新探讨,赋予青年国会决策权,皆是因为新政府重视青年看法和需求的表现。

根据观察,有超过一半的青年并不了解甚么是青年国会。一方面是因为青年及体育部在这方面的宣传不足,无法深透社会各阶层,另一项值得政府关注的是,青年国会的声音是否成功传达到各个政府部门和相关单位?这亦是青年国会参与者最为关心的议题。若有?政府部门可有接纳、研究和探讨由青年国会提出的建议?

改变需与降低投票龄同步

- Advertisement -

参与今届青年国会竞选的候选人在接受本报访问时,皆异口同声的认为,改革必须从现在开始,青年国会的改变需与降低投票年龄同步进行。

现在的青年可以通过科技吸收到很多资讯和讯息,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只要政府愿意跟进提供政治教育,自然可以孕育出有独立思想、聪明,甚至可能是成熟又具有动力的青年。只要这些年轻人获得正确又全面性的知识,自然可以将他们的知识应用在生活上,进而打造更美好的国家。

政府既然通过修宪给18岁青年这么大的权利,若青年国会继续没有得到妥善的关注,地位没有获得提升,青年不如把精神和精力去参加全国大选,好过执着于青年国会。国会议员有实权又有津贴,青年国会莫说权利,就连津贴也是区区数百令吉。而且,还是只有在出席会议时才能领取。

青年国会走到今天,来到了分叉路。政府若还是认为青年国会是属于青年们的平台,是培育未来政治家的摇篮,那这个活动的层次必须被提升,不号能只是流于形式而已。教育部应该主动与青体部配合,如何将青年国会推广到中学,配合政治和民主教育课程,青年国会或可成为提升青少年政治意识的另一个管道。

其中一名候选人陈玮祥在受访时就提到,若非他是通过参与青运了解到有青年国会,一般的青年是要如何获取这方面的知识?

他提及,18岁有权投票,却还不能考取公共交通的驾照。他建议当局必须重新探讨各个层面,将过时或落伍的法令修正。

青年是政府的策略伙伴,政府把青年的年龄调低到35岁后,国内许多青年组织的领袖都已达到年龄顶限。他觉得青年国会的年限应该限在30岁以下,不过最重要的是,还是这个平台需要进一步扩大其功能,才能让青年国会是真正名正言顺的。

举例,他从网上获知的资讯,虽然政府有增设经济事务部,青年国会却没有这个小组可供他们反馈意见。既然青年国会代表的是青年的声音,那这股声音照理是应该可以传遍且直接传到各政府部门,并且受到重视,才能吸引青年继续参与青年国会。

陈玮祥是通过参与青运了解到有青年国会,一般的青年要如何获取这方面知识?

或不太了解政治  青年清楚想要什么

根据东盟国家的合法投票年龄阶,印尼早把投票年龄限定在17岁,迄今只有新加坡还是保持21岁投票。其他国家如菲律宾、寮国、柬埔寨、缅甸、泰国和越南,早就走在我国之前,这些国家的18岁青年就有权利投票自己心仪和支持的政府。

无可否认,即使受到大专法令的限制,很多大专生甚至是中学生协就接触到大量的资讯与新闻,他们或许不是很了解政治是怎么“运作”,却清楚知道自己心中想要的是甚么。他们当中有思熟成熟的一群,自然也有思想有待提升的青年,这跟我国教育模式仍偏向填鸭式和应试有莫大关系。

修宪后,政府尤其是跟青年有着最直接关系的青体部和教育部,有很多后续跟进工作必须进行。当中最迫切受到重视的就是青年的政治教育。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曾提及,选委会将通过选举学院(APR)提供青年有关民主与选举程序的课程,只是类似的教育模式只能让有兴趣出来参选的青年了解,参与大选是怎么一回事,实际上对于民主常识或是政治意识并没有实际帮助。政府应该通过教育部,制定全新的指南,让青年们更能了解与掌握,尤其是大专生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

教育部重启公民教育是值得鼓励的,当今的教育制度和青年国会必须与修宪接轨,青年国会可以继续是完完全全属于青年的场合,唯这个场合必须跟青年面对的问题并驾齐驱,才能保障青年国会有其实效性。

- Advertisement -

青年国会系列 正式完结!


系列(八)回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