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汉:“我以为有人会救这份报纸。”

《马来西亚前锋报》集团前总编辑丹斯里佐汉嘉法表示,前锋报是马来人的重要喉舌,他对于这份报章即将停刊的消息感到震惊和悲痛。

“我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前锋报的出版是为了让马来人充分发挥其作为马来人的声音,并捍卫马来人的权益。”

佐汉是于1992年至1998年在前锋报任职,他告诉《新海峡时报》,很遗憾前锋报没有获得打救。

“我以为有人会救这份报纸。”

前副总编辑拿督再尼哈山则表示,前锋报的停刊标志着马来西亚及马来新闻业的黑暗历史。这位在前锋报任职了29年的新闻从业员表示,他看到了报份过去十年的下降趋势。

- Advertisement -

“读者的信任度下跌,尤其是马来人。报份和广告也一直在下降。”

他坦言,该报过于依赖政府机构的广告。

“当前朝政府挫败后,机构广告停止了,收入也停了。”

他说,前锋报并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出版。他补充说,这一情况持续了很多年,加上管理问题,数码化和社交媒体的出现。

“前锋报本身就是一个机构。我希望马来企业家能够接管这家报章,并确保它能够幸存下来。”

- Advertisement -

前锋报的职员更是对即将停刊的消息感到惊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员说:“我们没想到这枚炸弹今天会抛向我们。”

另一名员工表示,下一次的薪水何时发放仍是未知数。

“想象一下那些办事处里人的感受。会发生什么事?他们要留下还是回到吉隆坡?他们也有家人需要照顾,去哪里找钱来搬迁?他们已没有收入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