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思妮(左起)、罗斯里、纳兹里、兰立及马哈帝在记者会上出示为渔民进行调查问卷的报告。

威省渔民协会、北海渔民协会、峇眼亚占渔民协会、日落斗哇、直落巴巷、槟州渔民协会及槟城南部渔民等周三下午召开记者会,坚决反对槟州进行任何填海计划。

他们促请州政府采取各项措施,如还原受填海计划而导致海水质量及生态系统,协助传统渔民转型及呼吁州政府兑现当年因北海外环公路(BORR)而影响渔民的赔偿金,以保障渔民的利益。

槟州渔民协会主席纳兹里指出,北海外环公路于1999年开始2003年竣工,迄今共有5项问题尚未解决,包括赔偿金也没依据当初的承诺给足、未为北海区当地渔民建造码头、工程后遗留于海底的残骸损害渔网、有害的海洋生物沉积导致海水水质下降及一些应给予受影响渔民使用的临时地段却由不相关单位建造餐厅等等。

他说,当时槟州政府答应赔偿95名北海一带受影响渔民,每人获得1万2000令吉。有关渔民在2003年及2009年分别获得6000令吉及2500令吉赔偿金后,就不再收到赔偿金,迄今还拖欠3500令吉。

“槟州政府当年的透过填海计划给予渔民的承诺都没兑现,叫渔民如何有信心?”

- Advertisement -

“我希望州政府正视这项填海计划所带来的危害,取消全槟填海计划,包括槟州南部填海计划(PSR)及北海填海计划。”

同时,为了关注填海计划所带来的危害,槟州渔民协会将在来临的8月16日上书槟州元首,并将于8月24日在马球场进行抗议行动,预计参与人数达1000人。

纳兹里说,槟州渔民也反对从北海海岸、峇眼亚占至直落斗哇的北海海岸的填海计划。

“有关填海地段长8公里及宽854公尺。日落斗哇一带拥有红树林,作为季候鸟迁徒时停留地点,一旦峇眼亚占至日落斗哇填海计划推行,这些地点将会遭到破坏。届时,渔民的渔获将会受挫。”

他也说,目前位于峇都丁宜旅游区也因为丹绒道光至葛尼区的斯里丹绒槟榔填海计划,导致海水出现水母,重创当地旅游业。

被询及该会是否在北海受影响海域提取海水样本化验时,他表示,根据理科大学海洋及海岸研究中心(CEMACS)的研究显示,该区域海水已遭受污染。

“渔夫虽然不谙科学研究,但水质是好是坏都会看得出。”

瓜拉姆拉的渔民代表罗斯里表示,早前槟城的渔获丰盛,除了当地渔民捕鱼之外,也吸引来自其他区域的渔民捕鱼,然而现今情况已经不一样,如今槟州渔民须跨州到吉打或霹雳海域取得渔获。

- Advertisement -

槟城论坛成员邱思妮表示,消费者协会、环境保护协会(Persatuan Sahabat Alam)及槟城论坛成员曾对北海111名渔民进行问卷,当中发现渔获已经明显减少超过一半。

她举例,以前渔民可捕获7公斤渔获,如今只能获得2公斤。

出席者包括槟州南部渔民协会主席阿沙斯、直落巴巷渔民协会主席佐哈里及威省渔民协会主席马哈帝。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