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案不止牵扯出其银行帐户的交易额很大,刘特佐也牵涉在内。

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乔安娜余向高庭披露,倘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来往户口透支或是出现问题时,她就会向华裔富商刘特佐寻求帮助。

她在为纳吉案供证时说,如果她未能联系上纳吉户口的受委人即SRC国际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员聂菲沙,她就会联系刘特佐。

较早时,她确认,聂菲沙是纳吉5个银行户头的授权管理人,自2011年至2015年期间,纳吉共有5个大马银行的户头即4个来往账户和一个储蓄账户。

在接受主控官主控官拿督西丹巴兰的盘问时,乔安娜余解释说,纳吉当初在2011年1月向大马银行开设账户时,即与刘特佐的关系良好,并指虽然刘特佐并非户头受委人,但是他是纳吉开设户口的协调人。

“许多时候,我会收到他的简讯,要求知道纳吉的户头余额,及是否出现投资的情况。”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刘特佐似乎与纳吉及聂菲沙有密切联系,有些时候,当联系不上聂菲沙时,她就联络刘特佐,之後很快地,她就会接到聂菲沙的电。

她指本身没有纳吉的联络电话,因此只能联络聂菲沙,及有问题时联络刘特佐求助。

她相信刘氏并没有受委托,也从未给予书面的指示,但是刘特佐却能够协助联络聂菲沙,或在户头出现资金不足问题时,协助解决。

另一方面,她也告知法庭称,纳吉的3个来往账户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交易额很大。

这些交易包括来自海外的外币资金转账,为了向国家银行报告转账的海外资金,乔安娜余询问了聂菲沙上述资金的目的,并获悉该资金是“赠予”。

纳吉户口频密透支 乔安娜余:国行曾提议关闭户头

乔安娜余在高庭上透露,纳吉当时贵为国家首相,假设纳吉的来往户头出现透支,支票反弹一事泄露,将会让纳吉声誉受到影响和破坏。

她解释,这也是她为何在未能联系上纳吉户口的受委人,即SRC国际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员聂菲沙,就会联系刘特佐的原因。

她在为纳吉案供证时说,如是表示。

乔安娜余说,当纳吉从透支户头发出支票时,有关的银行分行都会通知她,而她就会站在首相和财长的敏感度上,去处理此事。

- Advertisement -

当她被主控官主控官拿督西丹巴兰盘问,假设她不联系聂菲沙和刘特佐会有什么后果时,她说,有关支票就会反弹。

她说,纳吉账户透支的情况也引起国家银行注意,由于透支频密,国行最后也亮起“红灯”,国行高级经理也在2014年提议关闭其户头。

“我们希望关闭户头,一直催促说:‘你不能继续这样做’,我们试图说服户头受委人关闭户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