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文辉

7月7日那一晚,新加坡958电台播放一个点唱节目。有一位听众就点了一首老歌《卢沟问答》。这首歌开头是这样唱的:

“永定河为什么叫卢沟?卢沟桥又是什么时候修?

永定河水浑叫卢沟。卢沟桥是金朝大定二十七年修。”

……………………………

- Advertisement -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这一天,日本强盗在卢沟桥挑起祸端。二十九军英勇抗敌,不怕牺牲,鲜血染红了永定河畔。”

这首歌在我的耳边响亮地播出,突然脑海唤起那日军侵华的八年抗战;南京大屠杀,死了几十万人。中国人民受尽苦难!

接着日军又南侵,大军南下,1941年在吉兰丹哥打峇鲁登陆,同时轰炸新加坡及马来亚多个城镇。

日军占领后即展开大检举,肃清行动。在新马两地屠杀了数以万计的良民。几个比较严重的地方,如新加坡、麻坡、马六甲、森州的瓜拉庇劳等地,尸体遍野、白骨如山。还向华人勒索五千万奉纳金、强奸妇女、掠夺百姓财物等。

罪行罄竹难书呀!

在日治时期,槟城还有一则令人茶余饭后谈不休的一幕插曲:

一个日本军官叫高一峯的,他打仗打到了槟城,要寻找华人的父亲吴世荣。吴氏是一槟城当时的侨领,终于接见了他。

他拿了一张照片给吴世荣看——这张照片是吴世荣与一名妇人抱着一个孩子合拍的。

吴世荣详细看了照片后,似有所忆答说:那是30年前所娶日妇,她已回日本,音讯全无。这时高一峯突然起立向吴氏鞠躬,并说:“我是你的儿子,照片中的小孩。”

后来,吴世荣对人感慨的说:“儿子已变成敌国的人了,而来打老子的国家了。”可见他内心是多么矛盾和痛苦!

事过境迁已经几十年了,我们不是要翻历史的旧帐,我们只是要人们不要忘记这段历史,汲取这历史的教训!

- Advertisement -

德国在二战时期和日本是同路人,他们在欧洲也是杀得遍地尸骨水不流。但是,战后德国总理向人们下跪认错。

德国总理一跪泯恩仇!伟大!

然而,日本到现在却不认错道歉。我说他们是懦夫,有胆杀人,没胆认罪。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