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刀

雪兰莪双语路牌被令拆除,是种族主义者的一个胜利,问题最终谁将为此付出政治代价?

一名网民借题发挥:“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什么,你没有做什么,骗不到华人的法眼!”还有一名吃了火的网民称:“高级行政议员,不要霸住位子不拉屎,够了请退位吧!你对得起华人吗?”

最激的一名网民称:“之前还大声说前朝做不到的我们在一年内就做到!做是做到了,但现在呢?这就是所谓的新马来西亚新的思维吗?民主行动党身为政府成员之一,个人认为有需要出来做交代,不要再次被沦为静静党。”

其实,行动党并非没有人表态,至少三位州议员欧阳捍华、刘天球及刘永山,先后都表达了他们不满雪州政府的立场。

- Advertisement -
邓章钦:双语路牌引马来人不安。

还有还有,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回应,雪州两年前出现双语路牌,的确引起一些马来人的不安。而后邓章钦再发文交代,路牌是官方告示,所以路牌只使用马来文,不是联邦宪法下个人或社群的宪赋权利。

然而,此说看似未能让所有人接受。在脸书上,有网民讥讽称:国阵时代,双语路牌不令马来人不满;希盟时代,双语路牌反令马来人不满!

数日前,雪州行动党召开一项闭门对话会,由三位华裔行政议员,包括行动党邓章钦、黄思汉及公正党许来贤,向出席的一些州议员、市议员、村长等解说雪州政府撤回双语路牌。

一名行动党干部对话会后在脸书发牢骚:“从前他是我的从政学习对象之一,但是今天他的解说,让我失望不己,政治不是一成不变,也许做官久了,忘记了以前他跟我们说过的话!莫忘初心,谈何容易。”

好了你看,所谓双语路牌,其实是指雪州政府2017年在77个华人新村、华人渔村、重组村设置的路牌,路牌中的马来文字,皆比中文字大30%。

双语路牌的一个特色,是保留了村民对路名的俗称,比如沙登新村保留村民俗称的“乌石仔”、“十间店”、“四十档”,吸引不少中国、台湾的游客和学者,前来体验华人新村的独特生活,研究华人新村走过的历史之路。

雪州新村双语路牌风波始于去年11月,有人在社交媒体质疑为何出现中文路牌。而后随着巫统控制媒体继续点火煽风,苏丹下令拆除莎阿南所有双语路牌(其实只有梳邦新村双语路牌)。

今年6月,巫统控制媒体食髓知味,追击丹绒士拔新村双语路牌,而且有意无意选择性渲染部分事实,一直说中文路牌而非双语路牌,二是不提新村说成好像是混合住宅区(也即引起一些马来人不安)。

马来人对双语路牌有多不安?其实,就在巫统控制媒体与其脸书上,亲巫统打手的煽动性留言更叫人不安:“行动党方面再一次试探马来人的耐性”、“别让行动党继续头大,华人不喜欢可以回唐山”。

此前,国家语文与出版局认为,马来文须用作官方用途,所谓的官方用途,包括任何政府,无论是联邦或州政府以及地方政府公共用途。用在路牌的路名语文,也涵盖在官方用途之内。

哦?邓章钦也是依据这个说法,路牌是官方告示所以只使用马来文。试问,如果双语路牌要拆除,新村牌楼是不是也得拆除,因为牌楼上都有中文字眼,而且还有雪州政府标志肯定属官方告示。

以此类推,华小亦是官方建筑,华小校名是不是也不准使用中文呀?还有还有,当包括中文在内的双语路牌,在东马沙砂、槟城并未成为问题,反而全马至先进的雪州开倒车,你叫胡一刀怎样说服自己接受呗。

- Advertisement -

希盟上台之后,一些大选承诺,比如承认统考、废除大道收费,不是一时三刻可以做到,相信大家都能忍耐、可以接受,但雪州双语路牌设置两年,如今突然被令拆除,如果不是雪州政府软弱,不是大臣的无能是什么?

再凑一句:“雪浪横飞逆水行,天花乱舞凌云去。”哎呀,逆水行,凌云去,华人票并非永远打死不走,希盟若断送雪州江山要怪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