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建利

宝宝入院,家里又发生水灾,而我却一个人独自身在3000公里之外什么忙都帮不上,自然担心得睡不着觉。

可是我知道自己怎么担心也没用,因为我不可能抛下工作,也不会有人接手我的工作,所以我只得在台湾穷担心。

时间在这段时期过得非常慢,除了秒针行走的滴答声,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难熬的其中一个时刻。

- Advertisement -

还好,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收到什么坏消息,所以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吧?

不久后,我打电话回家跟进了水灾的情况,还好母亲告诉我家里的水慢慢退了,灾情没太严重,我的摩托车也保住了,家里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只是虚惊一场。

可是在医院的宝宝还不能出院,不过病情总算没有恶化,而且也可以蹦蹦跳跳了,而且不断要求到医院的游乐间玩耍,看来情况一天比一天更好了。

这也是个正面的情况吧。

由于有支气管炎的前科,医生担心宝宝会因为细菌感染而久烧不退,所以还必须留院观察几天。

太太问了我的意见,我只是告诉他,就听医生的指示吧,孩子是我们的一切,有些钱是没办法省的。

当年宝宝支气管炎入院时,我就每天抱他到医院的游乐间玩耍,那里的病童并不怎么活跃,所以不必担心小孩因为玩疯了而发生摩擦碰撞。

可是看着这些一脸病容却掩饰不住爱玩神情的病童,总会很伤感。每一个陪在旁边的父母,表情都和当时的我是一样的。现在太太也应该和当时的我一样,无奈地坐着,期盼宝宝尽快痊愈。

终于我接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医生允许宝宝出院了。虽然还是有点担心,但这个消息终于让我挤出来一些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

完成工作后,还有两天的时间我才能回家。太太叮咛我不必担心,并要我去买一些玩具回来给宝宝。所以这两天的时间,我哪里都没去,就只是在捷运站买了最爱的饭包和香蕉牛奶果腹,然后就是泡在玩具城内买玩具,也到药妆店内买宝宝用品。

我非常爱台湾,但这一次我却一刻都不想留在台湾。

终于回到大马的家时,看见宝宝开心地乱喊着,我内心激动异常。

- Advertisement -

我离开的这段期间,我没办法尽宝宝的父亲、太太的丈夫以及母亲的儿子的责任,而他们却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熬过来了。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内心也充满感激。

这次突发情况之后,我终于明白,再向往的旅程,如果没有家人陪伴在旁,这个旅程就失去了意义。

感恩一切。(全文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