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菁草

不久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课题曾经在我国闹得沸沸扬扬,起因是希盟政府领导人在联合国宣布我国将签署这份公约之后却在国内表示撤消签署,被人形容为新政府不但又公然U转,也显示我国在人权课题上和国际社会背道而驰。

在一片渲闹中,却没有高人指出我国远在半个世纪之前曾在联合国严责种族歧视这种恶政。

今天看到的这则1961年10月12日的报道,清楚地记载早在当年,马来亚联合邦驻联合国首席代表拿督尼克甘密尓(Nik Kamil)就代表我国发出正义之声。

- Advertisement -

在这项报道中,拿督尼克甘密尓对联合国大会表示我国憎恶南非的白人至上种族歧视政策时说:“南非政府不能对那种由于她的残忍及无人道的种族隔离政策及行为所引起的高涨的公愤,永远置诸不理。”

“南非傲慢地表现了对于联合国宪章及人权宣言的基本原则的公然蔑视”、“马来亚联合邦支持仼何符合联合国宪章而其目的是促使南非政府改变主意的措施”、“南非蔑视全世界的公论,又加强种族隔离的措施,甚至企图在最虚伪的表演之下来为自己辩护……马来亚联合邦的政府和人民对南非(的表现)实在是深感憎恶”!

- Advertisement -

尼克甘密尓的演讲义正词严,提升我国的形象,使全世界都相信马来亚不会公然蔑视联合国宪章及人权宣言的基本原则。

一些大马人可能不知道尼克甘密尓(1909年7月7日生 == 1977年12月20日卒)是何许人,其实他大有来头,是来自吉兰丹的第一代马来政治人物,30岁就成为律师,1944年至1953年出任殖民地时代的丹州州务大臣,1959年至1962年出任我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兼驻美国大使,1974年11月11日至他往生那天出仼国会议长。

如果尼克老先生今天还在,他对ICERD课题不知又有什么精辟看法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