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告假超过半年的扎爷,突然回巫统重掌大局,暴露了巫统的派系斗争恶化,也掀起了巫统新一波退党潮的疑虑?

都说,当今巫统派系紊乱,老二末哈山任代主席后,除了得到同样来自森美兰的前部长凯里支持,也获得509大选后转为激进的卡立诺丁拥护。表面上,末哈山全力支持扎爷回归,但卡立与凯里却并不那样想?

你看,对于扎爷回归,登嘉楼旺阿巴克里形容为“巫统黑暗的一天”,也有的形容为“巫统的政治灾难”、“把伊党推向困境”。另一股以希山马首是瞻的势力,看似亦不欢迎扎爷重掌巫统,声称可能造成巫统新的分裂?

好了,在政治上一天都嫌太久,何以扎爷突然告假半年?一来扎爷被控47项涉嫌贪污、失信、洗钱等罪名,二来不满扎爷领导的国会议员纷纷跳槽求去,扎爷在官司缠身和压力下唯有选择告假。

- Advertisement -

然而,自末哈山代摄党主席,巫统慢慢扭转了形势,尤其与伊党合作连胜金马仑、士毛月、晏斗三场补选,末哈山逐渐建立在巫统的领导威信,或许扎爷发现再不回归即将地位尽失,所以才又上演“我回来了”的戏码?

据称不少巫统党人认为扎爷“领导无能”,不能带巫统走出509大选失去政权的阴影。至少,末哈山让巫统恢复了一些元气,即使纳爷的Bossku效应亦卷起热潮,反而扎爷“什么都没有做到”。

面向党内党外众多批评,背着沉重包袱的扎爷何以非要回归巫统?从时间线上看可能大有蹊跷。你看,扎爷再被加控40罪状(合共87罪状)后,在不到48小时宣布回归巫统重掌主席。

江湖有传,扎爷重掌巫统或只是幌子,实则为纳爷铺路回来主持大局?显而易见,扎爷回归获得纳爷支持,若扮演纳爷代理人并不奇怪?

或许,纳爷与扎爷难兄难弟、同仇敌忾,509后同样面对数十条控状,在党内也同样面对或被踢出巫统的风险?此前有传,巫统准备召开特大修章,规定党领袖一旦被控即自动失去党职。

还有还有,江湖也流传一些阴谋论,包括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揭露,马老爷与安华两方人马都有接触巫统,“一些巫统国会议员希望安华接任首相,一些巫统国会议员则支持马老爷留任首相。”

当然至刺激是,在扎爷无奈告假之前,有传扎爷正致力率同巫统国会议员支持安华任相。想当年,安华人在巫统任副首相时,扎爷曾经是安华的政治秘书,也曾在安华团队下中选巫青团长。

不过,此次扎爷回归巫统,可能无力再拉拢巫统国会议员的动向?其中一个关键,希山是传说中倾向马老爷的巫统领袖。虽说希山在巫统已无党职,但据称仍能影响巫统十多位国会议员。

有阴谋论称,针对扎爷的提控行动,与权力斗争中的“人头游戏”有关,尤其亲巫统部落客不断散播马老爷或在国会面对不信任动议。

话虽如此,不论安华或其他人,假设真的掌握足够国会议员支持,其实并没有必要在国会发动不信任动议,根据宪法只要把国会议员的宣誓支持书呈交元首已经足矣。

509大选后,巫统国会议员从54席减至37席,出走的17席有13席已加盟土团党,使土团党从509大选赢得的13席增至26席。

- Advertisement -

扎爷如今致力强化党内势力,包括邀请拉沙里为其峇眼拿督区部大会开幕。然而,接下来或有更多巫统国会议员出走,除了传说中的希山也包括或组新党的凯里,而扎爷领导下将是一个分裂破碎的巫统?

再者,对巫统与伊党而言,扎爷已被视为负面形象,足以使到巫伊开展的影响力倒退;对希盟来说,扎爷则是对手送来的免费炮弹,只要对准扎爷来打来轰准错不了?

试拟一句:“蓦然回首江湖老,独自凭栏风雨寒。”是的,江湖老,风雨寒,扎爷纵然与纳爷再联手,巫统已不再是昔日风光的巫统,一度意气风发的扎爷也不再走路有风,只能在江湖跌跌撞撞中蹒跚前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