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这世上没有童话。江湖没有童话,现实也没有童话。偏偏,我们的江湖正上演一出世纪童话故事——Bossku。

你看,巫统凭借纳爷掀起的Bossku热潮,一口气连夺金马仑、士毛月、晏斗三场补选,击退希盟的行动党、土团党、公正党,直至山打根补选希盟才扳回一城。

问题是,Bossku热潮式微了吗?当前看似言之过早。一项有关脸书的统计,显示纳爷所获得赞(likes),自去年11月14日即已超越马老爷,至今年5月19日纳爷已达380万个赞、马老爷360万个赞、安华180万个赞。

脸书是本地最风行的社交媒体,也比较容易通过假户口操弄。一句话,获得最多赞其实未必等同支持力量。然而,即便有假户口存在,纳爷的380万个赞毕竟相当惊人。

- Advertisement -

一名马来评论员认为,Bossku现象是一种“文化束缚综合症”。根据他说,马来人普遍有两种这类症候群,一是发狂政治,509大选票投希盟改朝换代,这一批马来人无意识下参与改写历史。

另一是贫嘴政治,或者是喋喋政治,就是无意识不断讲一个政治口号,纳爷掀起的Bossku热潮获得追捧就是这种现象。而要是无限扩大,这种贫嘴政治亦将形成“群体歇斯底里”。

听似相当学术性?或许,胡一刀打个比方,优管上有一首Bossku的饶舌rap曲,里面就出现了至少20次Bossku,还有另外20次Malu Apa Boss。即便视频上下两边也尽是Bossku字样,至少亦有20个。

不过,也许正因如此,这首rap曲竟获得将近400万个赞!

山打根补选之后,兴许Bossku热潮受挫,Bossku绰号的创建人,最近为纳爷搞了一首新rap,歌名Bukan biasa-biasa(简称BBB),中文意思即是“非比寻常”。他们希望发布后24小时内获得一百万个赞。

可是事与愿违,新曲发布24小时后,仅仅获得4万个赞。虽然有支持者辩解,由于纳爷没有出现在视频中,故吸引不到纳爷支持者追捧,然而其实或是纳爷Bossku现象已开始退热?

但纳爷仍以Bossku为豪。最近纳爷夜访北海,有人群围观他吃饭。支持纳爷的人称,尽管面控24罪状,纳爷仍被尊重甚至提升为“民间英雄”,但反对纳爷的人却称,纳爷只是在享受他的“邪教教主”地位。

Bossku,Bossku,Bossku,当你一直在rap曲中,不懂高呼低唱这个字眼,其实既像催眠又似诵经。难怪,上述马来评论员会说贫嘴政治将形成“群体歇斯底里”?

显而易见,纳爷重新包装形象,把自己打造成平民和低下层民众的发言者。当然还有,纳爷急欲表现自己是马来人和伊斯兰被边缘化的捍卫者,虽然所谓的边缘化或是他和有心人的想像而已?

自纳爷那一张坐摩托车的照片疯传, Bossku从此就成了飙车族的新偶像。只是,这个新偶像未免太无厘头,就在新rap曲的预告短片,纳爷竟然坐着豪华车Vellfire亮相!哎哟哟Bossku,谁看过坐Vellfire的飙车族呢?

巫统赢了三场补选之后,纳爷曾得意洋洋声称,如今年轻人都支持巫统和Bossku,但当他们发现Bossku只是假惺惺亲近年轻人,或许对Bossku的好感会一夜之间消失无踪?

- Advertisement -

如果纳爷懂得中文,他一定喜欢光良的《童话》:“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然而,神话、童话,到最后或许会变成笑话。华人一般比较务实,所以光良说童话都是骗人的,而中国人则说妈妈的话都是骗小孩的。

借来一句:“暮日流云逐梦去,空山飞雪随风来。”是的,逐梦、随风,不是每一个童话都有完美的结局,纳爷Bossku热潮能持续至下届大选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