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国家行动理事会《513悲剧》、东姑《513前后》。

1969年510大选50周年,勾起513暴乱的惨痛回忆。如今都说,513暴乱是一场有计划推翻当时首相东姑的政变。历史学者论证,513暴乱之后,明显有巫统人士欲实施一党专政,甚至把华裔完全排除在政府以外?

今天见报日是510,每个人都想到509大选一周年,胡一刀却想到1969年510大选50周年,以及大选后发生的513暴乱悲剧。

过去,对心有余悸的老一辈华人,513似是一场挥洒不去的梦魇,又似一个阴魂不散的幽灵,每当关键时刻有心人祭出513,反对执政集团的声音几乎立即消声,支持在野党派的选民也似犹豫、趑趄。

几近一整个世代之后,直至10年前308大选,再经历505大选、509大选在野党派大胜,513恶梦才慢慢消散,华人敢敢以手中一票表达诉求。

- Advertisement -

尤其509大选,在野党派联手胜出上台,执政集团和平移交政权,与1969年大选后的血腥暴乱不可同日而语。温故知新,回首50年前大选那一场惊心动魄,或许可以给看官多一点审视和反思?

话说,1969年大选前,氛围已经有些紧张,社阵的劳工党抵制大选,甚至呼吁群众不要投票。华印裔地位、语言和文化,也成为尖锐议题,激发了华印裔的情绪,在野党派一时声势大涨。

然而,时为首相的东姑依然信心满满。尤其,大选前的雪兰莪沙登州席补选,执政集团联盟马华的庄迪福,在三角战击败行动党林吉祥、民政党陈行水。这是老林的第一场选战,时任行动党组织秘书,初露头角。

加入马来西亚的沙巴、砂拉越也同时大选,惟在513暴乱后停止选举。

大选提名后,联盟便有20个国会议席不战而胜,或许这也是联盟大意轻敌的原因?当时联盟只有巫统、马华、国大党三党,马来区主要迎战回教党,华人区则面对行动党、民政党、人民进步党的挑战。

由于行动党、民政党都是成立不久的政党,虽或有威胁但东姑觉得不足为虑。可是,对比前三届大选横扫千军,大选结果却叫东姑大为吃惊。

半岛104国席,联盟仍赢66席,其中巫统51席,比上届少8席;马华13席,比上届少14席;国大党2席,比上届少1席。在野党派大有斩获,行动党13席、回教党12席、民政党8席、进步党4席。

联盟半岛总得票率49.1%,在野党派50.9%。话虽如此,联盟仍然控制国会,但再度饮恨吉兰丹,槟城痛失政权,霹雳州席不过半,雪兰莪(吉隆坡当时仍属雪州)州席刚好一半。马来人忧失去权力,种族情绪异常紧张。

好了你看,2008年308大选,执政集团战绩比1969年更糟糕,全马222国席赢140席,失去三分之二优势,总得票率51.4%。国阵虽仍控制国会,却再败走吉兰丹,并丢失了雪、槟、霹、吉四州。

纵然如此,2008年并没有发生诸如513式的暴乱。兴许我们可以说,这是民主的成熟,也是人民的胜利?

513暴乱平定后,不久恢复议会民主,1972年以拉萨为首的执政集团,成立国阵通过威迫利诱等手段,收编了民政党和人民进步党,也注定这两党日后的命运?只是,进步党比较快式微,民政党拖长了一些。

于是乎,槟城、霹雳重归执政集团,雪兰莪也因独立人士林端详加盟而落回国阵手上。对比2008年大选,除了霹雳民联政府,在国阵策变下倒台,雪、槟、吉与吉兰丹都继续执政。

关于513暴乱,如今都说是一场“有计划推翻当时首相东姑的政变”。历史学者Leon Comber,在一本论述513的专书指出,“显然有一些巫统人士欲实施一党专政,甚至把华裔完全排除在政府以外。”

- Advertisement -

1969年8月,拉萨的副手依斯迈亦通过电视广播揭露,“……(执政集团内)极端分子相信,在不必顾虑宪法之下,通过狂野和荒诞的理论,由单一种族绝对主导支配。”

胡诌一句:“惊心回首来时路,放眼凝眸远处峰。”是的,岁月悠悠,50年转眼过去了,政府什么时候愿意解密513档案,还当年无辜伤亡的平民百姓一个公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