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显示希盟支持率大跌,希盟上台一周年烟花已冷?然而,67%民众愿给希盟更多时间,尤其华裔87%、印裔90%认可。当初以希望为号召,只要希盟莫忘初心,希望联盟别变成失望联盟,多数选民仍愿意继续支持?

509改朝换代快将一周年,默迪卡民调捎来不利消息,希盟政府支持率跌至39%,马老爷支持率也下滑至46%,支持者莫不忧虑路在何方?

回想509大选当晚,大选成绩陆续公布,当传出希盟击倒国阵,支持者先是错愕不可置信,接着几乎举国一片欢腾。好了,渴望求变的选民,以手中一票改变了历史,但换了新政府有没有马上改变?

事实是,在大选后的第二天,我们的口袋、正义和公平没有得到巨大的改变。马老爷女儿玛丽娜有此一说:“现实可能是难以接受的。只有那些相信童话的人才能期待一夜之间变得美好。”

话是没错。尤其,马老爷的新内阁,只有四位具实际行政的经验,即马老爷自己、慕尤丁,以及两位担过首长或大臣的林冠英、敏大人。

- Advertisement -

好了,继承了一台几近报销的机器,当急之务当得先修好机器,恢复运作。犹记得308大选后,胡一刀某场合巧遇林冠英,问起上任槟城首长的急务,他说给自己三年整顿槟城公务员。

如果一个槟城需时三年整顿,那么中央公务员大军需时多久整顿?一句话呗,公务员之中有不少大大小小拿破仑,有些部门秘书长据说还欺负部长大人呢?

当然,这不是希盟部长无从表现的理由。很简单,希盟部长虽说还新,惟蜜月期都已过了,要是不称职也唯有割爱呗。

回到希盟下降的支持率。求变心切的选民,在变天后渴望马上改变,也属人之常情并没有错。只是,希盟政府改变速度,未符合大家的需求。或许这样说吧,选民的期望和希盟的行动有太大的落差?

也许还有一个解释,民众对希盟未实践大选承诺,加上一些不得民心的政策积怨成气?但究其实,大选宣言也非完全不践诺,只是有的变味有的走调了。比方非如实废除收费站,又如撤回GST恢复SST。

还有还有,除了独中获得1200万拨款,探子回报统考将有好消息,可是大学预科班的种族招生固打风波,却又成为非马来人群起炮轰的政策。

509大选希盟上台之初,支持者对希盟期盼殷切,在得知国库囊中羞涩之困,众多支持者发动筹款救国,竟然筹达二亿令吉之巨。

当时希盟一片大好,可惜没有乘胜追击,辗转不到一年烟花已冷,默迪卡民调的希盟支持率,从一年前的79%大幅降至39%,竟然下滑了整整40%之多!

针对默迪卡民调,马老爷回应称“下届大选才是真正考验”,林冠英也称“民调可能也会有失误的时候”。

关于马来社会的不满,安华认为太过屈从城市精英和公民社会压力,并呼吁专注解决郊区马来人的生计问题。在这方面,马老爷不表赞同,但土团党策略专家旺赛夫却表认可。

旺赛夫讥讽这些城市精英为“孟沙泡沫”(Bangsar bubble),设想的改革离地,与草根需要脱节,生活舒适却要求多多,只是从自己的视角出发,完全无视乡区人民生计。

- Advertisement -

要是根据默迪卡民调,安华与旺赛夫不是没有道理。你看民调显示,63%民众认为经济是国家首要问题,还有54%民众对通货膨胀非常不满。

民调至关键一点,67%民众同意给希盟更多时间。马来人虽只有52%赞同,华印裔这方面却高度认可(华裔87%、印裔90%)。然而,更多时间是指多久,两年、三年、五年?老毛都说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呀。

希盟,当初以希望为号召,只要希盟莫忘初心,希望联盟别变成失望联盟,或许多数选民仍愿意继续支持?再胡诌一句:“路在脚下彳亍行,梦在前方大步追。”是的,路在脚下,梦在前方,希盟执政一周年谨此共勉。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