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霆

晏斗补选成绩揭晓,毫无意外地,希盟斗不过地头蛇,即森州原任州务大臣莫哈末哈山。国阵胜选是预料中之事吗? 多数票高达4510张也是预料之中吗?

国阵捍卫金马仑国席,拿下士毛月,每一场补选都带出不一样的讯息。金马仑国席的焦点在原住民选票,士毛月州席补选的焦点在城市区的马来选票,而晏斗州席补选的焦点则是印度选票。

国阵拿下金马仑,希盟可以说原住民以为纳吉还是首相,虽然有些扯,也对原住民有些侮辱,但既然希盟想找个下台阶,我们可以暂且相信之。来到士毛月州席补选,希盟断不能说他们依然以为纳吉是首相吧,那是距离吉隆坡大约30公里以外的半城乡地区,选民都是在大城市工作上班。士毛月州席补选成了城市马来选民对希盟的支持度测试,结果是国阵险胜,这也说明了城市区的马来选票动摇了,也不再是希盟的铁票。

来到晏斗州席补选,这是一个混合选区,虽然没有反映全国三大种族的实际百分比,但却是一个不错的参考,尤其是非马来人选票。

- Advertisement -

晏斗拥有55.1%马来选民,18.8%华裔选民和26.06%印裔选民。若华裔选民和印裔选民一面倒向希盟,然后再争取其中20%的马来选票,希盟应可过关。然而,事实却与之相反,这其中反映出华裔和印裔选票有回流国阵的趋势,而且这一个趋势是明显的。

希盟赢得华裔占多数的数个投票箱,但绝非压倒性的优势,只因部分华裔选民已经回流国阵,导致希盟虽然赢了投票箱,但差距却进一步拉近,而其中一个华裔占多数的中华小学投票站,却出现国阵击败希盟的结果。国阵自2008年以后,就不曾在此投票站获胜,但这一次的补选,国阵成功取得1123张选票,胜过希盟所获得的870张选票。

至于印裔选票方面,希盟派出印裔斯特兰代表希盟上阵,但却并未如期地收获印裔社会的支持。印裔选民回流国阵的趋势比华裔回流国阵更为明显,甚至导致希盟行动室出现希盟的印裔支持者因某方照顾的投票站并没有获得预期的选票,而发生互相指责与争执打斗的局面。

自从“Bossku”风潮掀起,巫统与伊党的合作无间之后,马来选票一面倒向国阵,让国阵取得超过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选票,希盟甚至在马来年轻选民的投票渠道惨败,而这一再再地说明希盟目前面临着人民不信任的危机。

森州大臣阿米努丁将败选的原因归咎于投票率低,然而若以509大选时期的林茂国会选区的83.6%的投票率计算,国阵依然可以轻骑过关。因此,投票率根本不是希盟惨败的原因,而晏斗补选的79.3%投票率已是509大选以后多场补选中最高的投票率。

依据509大选的林茂国会议席在晏斗投票站的成绩与目前晏斗补选的成绩做比较,三大民族的选票都已呈现回流国阵的趋向。若以回流的幅度比较,马来人最为明显,接下来则是印裔选民。至于华裔选民方面,回流国阵的趋向缓慢,但已有可参考的数据与迹象。

- Advertisement -

希盟的败因在于U-TURN政策、缺乏兑现竞选承诺的诚意、扰民行为(禁烟)等等,各个种族对希盟的期望不同,但有一个课题是三大民族都感同身受的,那就是经济萧条,百物涨价的问题。

在政治上,国阵巫统与伊党合作的政治举动并没有遭到非马来选民的排斥,这跟莫哈末哈山是道道地地的晏斗人有关,当中最大的因素更是莫哈末哈山接地气,与三大民族选民有着15年之久的情谊,这也抵消了国阵巫统与伊党合作对非马来人选情带来的冲击,因为当地选民知道莫哈末哈山并非如此地极端,而希盟行动党欲标签莫哈末哈山是种族极端分子的政治策略,并未能达到效果。

总括而论,希盟败在莫哈末哈山的老树盘根,败在自家人的不争气,更败在以为非马来人选票是囊中物的迷思。如此的混合选区,希盟都败得如此地凄惨,更甭谈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国阵已连续在三场补选击败行动党、土团党和公正党,希盟可是需要认真地思考未来4年的施政方针,免得落得只当一届政府的命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