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博物馆举办第5届“夜宿中路57号”活动,吸引56位胆大的民众留宿探险。

 

报道:曾丝苛
摄影:骆炜芬

- Advertisement -

这一夜,惊悚又诡异的古老建筑——中路57号“热闹”起来,产房也重新运作,为产妇“接生”!

见证过无数生死的槟州博物馆于4月13日及14日举办为期两天的第5届“夜宿中路57号”活动,吸引56位大胆的民众留宿探险,当中包括学生及障友。这项活动是在2年前停办后,今年开始复办。

参与者分成4组,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在夜间游览博物馆的“闹鬼热点”。

当晚,工作人员在夜游时段,将参与者分成4组进行,一边带领参与者及媒体在夜间游览博物馆,包括太平间、解剖室、产房等“闹鬼热点”,一边讲解古迹建筑的来历与当年用途。

餐厅也是“闹鬼热点”之一。
馆方布置出一间产房,让工作人员装扮成医务人员,还原当年为产妇接生的情景。

此外,当局也布置出一间产房,让工作人员装扮成医务人员,还原当年为产妇接生的情景。

由于博物馆走廊、楼梯等都没有开灯,参与者全程皆在黑暗中,凭着手电筒或手机微弱的灯光探险,气氛相当阴森恐怖。

博物馆内的灯没有开启,只有手电筒的微光照明,气氛阴森。

除了夜游之外,馆方在2天1夜的行程中安排了寻宝活动、睡前故事环节、放映博物馆闭路电视录到的灵异画面、晨运、杰克杀手游戏、复古谈话等。

前身为妇产医院

坐落在中路57号的槟州博物馆(Penang State Museum)前身为“爱德华七世国王纪念妇产医院”(Hospital Bersalin King Edward Memorial VII),建于1912年。后来,该建筑物于1942年被日军占用,作为日军的通讯中心和军用医院。

妇产医院在1955年搬迁至槟城中央医院后,中路57号成了非政府组织(红新月会、圣约翰救伤队等)的会所,而这些组织陆续迁移到爱心大厦后,市政局开始由接管,并于2010年租赁予槟城博物馆。从2011年杪起,该建筑物主要用于展出各种文物古迹和收藏品,而博物馆的行政办事处和研究中心也设在此处。

杨顺兴:夜宿活动具创意

槟州旅游发展、古迹、文化与艺术委员会主席杨顺兴在夜游该处后表示,这项夜宿活动很具创意,这亦是他首次夜间参观博物馆,直言是很特别又难忘的经历。“跟平时参观不一样。”

杨顺兴认为,此类活动能吸引更多人到来,也能改变大马民众认为博物馆无趣的观念。

他说,这项活动在过去也获得非常好的回响,每一届的人数虽限制于50人,但都会录取逾50人,该委员会将加强与馆方的合作,或可增加至每年1、2次。

槟州博物馆馆长哈雅尼补充,所有工作人员包括她本身皆留宿当地,为确保安全,民防部队及警方皆派员从午夜12时开始驻守。

哈雅妮(右起)为杨顺兴示范门户“自动开关”的情景。

打工38年常遇灵异事   拉欣:不会造成伤害

今年7月将退休的博物馆员工拉欣(58岁)说,他在当地打工已有38年之久,经常都会遇到灵异事件,不过都是小事,不会对于造成伤害。

他指出,在入职前期,他曾有一次夜归,当时约凌晨2时,因过于疲倦而在后院的空地睡着,怎知感觉有火团飞过2、3次,整个人感到非不舒服,睁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隔天告知同事,才知道后院经常发生诡异的事件。

他也说,一次活动结束后,所有人也离开了,唯独他一人在清洗碗碟及茶杯,突然他感到有人坐在他的后面,让他当下动弹不得。此外,听到敲门声、目睹盘子在空中飞,在那里工作的20余名员工全部都亲自经历过“怪事”。

阿里:看见白布空中飘

曾在博物馆工作长达12年的阿里(61岁)说,当年自己曾目睹白布在空中飘,甚至追着自己跑,非常吓人,曾有一处的门在锁上之后,仍看到有人进出。

不过,他说,只要对这些“好兄弟”基本的尊重,不要乱说话侮辱他们、挑战他们,或惹他们生气,“好兄弟”不会恶意伤害人。

李小姐:建筑有不舒服磁场

夜游时段,参与者到参观已荒废的停尸房时,一名李姓女子以“身体敏感”为由,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走近建筑物,而是保持着一段距离观望。

她在受访时说,她本身有灵异体质,能感受到该栋建筑物有非常不舒服的能力及磁场,因此尽量避免太靠近,以免打扰到“对方”。

这是她首次到访槟州博物馆,主要是与另三名有灵异体质的友人来收集资料,并拍摄有关灵异的短片。她坦言,参与此类活动不需太多禁忌,但一定不能乱说话。

陈惠欣:停尸房见“长发女子”

“有感觉,有一些地方有朋友……”

拥有阴阳眼的参与者陈惠欣(30岁,塔罗牌老师)指出,本身在小学4年级开始能看到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由于曾听说许多有关槟州博物馆的灵异传说,但未曾到过该馆,因此趁此机会与朋友来参加。

博物馆后院曾是停尸房,其中一名具阴阳眼的参与者也在那里目睹一位身穿白色服装的“长发女子”。

她直言,夜游时段,她在一些角落看见“好兄弟”的出现,包括在停尸房外看到远处有一位身穿白色服装的“长发女子”,顿时也感到身体不舒服。

- Advertisement -

黄竞强:特别的初体验

黄竞强(36岁,商务人员)则说,此次与多名朋友一起参加,也是首次参观该馆,虽然本身没有灵异体质,也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但这个初体验非常特别。

他指出,本身曾听过许多传言,但没机会来参观,于是在看到杨顺兴记者会的新闻后,便决定报名参加。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