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管之后应强制社会服务

行管令执行到今天进入第三周,虽然听话的人多了,却不能否定这跟政府加紧管制有很大关系。若政府继续放松,人民并不觉得减少走动可以协助中断疫情链。

捉违令者到医院“劳改”

不如政府实行另一种处罚方式,安排他们到医院尤其是到新冠肺炎的病楼当义工,给他们服务3至5个小时,让他们亲眼目睹患者的实况。
- Advertisement -

乖乖在家,对抗疫情

这对全球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学习过程,民众与政府都在学习,在这过程中免不了会犯错或处理不当,重要的是要从错误中学习和纠正过来。

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安华等了22年,最终还是缺临门一脚、功亏一篑。他应该立马痛定思痛,自己来领导希盟,不要再假手于人,免得他梦寐以求的相位,离他越来越远……
- Advertisement -

议员跳槽没道德;翻转肚子都是屎

国家民主是否能够前进,不是政党和政客是否长进,最终还是取决于人民老板的态度。记得政客怕的是你,不应该是你怕政客……

谁欠谁一个道歉?

也有人说,政治人物欠我们一个道歉。嗯,这个说法,更多人可以接受。只是,你认为有几个会跟你道歉?所以,你要政治人物有道德伦理,倒不如你通过制度和立法来约束他们更有效……

假中带真,真中有假!

关于这个说法,江湖有人笑了。要是假的,一个现任、一个候任,还有那么多政治分析员都要去评论吗?还是大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笃一笃也不错……

阿兹敏牵制安华,敦马策略成功!

任相这条路,安华资格是有的,希盟内的成员党领袖亦认同和支持他就位,少的是敢站出来,大大声跟首相说;请遵守2年任期的协议……
- Advertisement -

拉菲兹欲走还留,竟来了个依占!

烂船都有三斤钉,更何况是名噪一时的依占。他或许不能左右大局,却如一只小蚂蚁,叮不死你,却足于让你少许不自在。

民政党是蓄势待发?还是自爽自high?

请来首相,再来一个阿兹敏,你或许不知道刘华才在走什么棋,刘华才却知道自己在布什么局。
- Advertisement -

你有什么,放马过来!

今天,可以决定敦马会在什么时候交出首相棒子的不是安华、不是希盟的『4+1』盟党领袖,最终决定,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什么时候走?由他说了算,不是别人!

土著权威党,又攻下一城!

你真的相信一位拥有专业律师背景的马来西亚人,身边也有不少非马来朋友的莫哈末凯鲁,会分不清灯笼和宗教和分别吗?骆冰只想说,对他背后是否有不为人知的靠山更感兴趣……

内阁改组?留下礼端!

对于2020年,全民都各自有不同的期待。你问骆冰最大的期待是什么?骆冰最大的期待,还是飞行车。

融和的马来西亚,一段漫长的路!

为什么华团联席大会会被视可能掀起族群关系紧张的忧虑?董教总的领导感到莫明其妙,却也赤裸裸告诉我们,马来西亚精神是来说而已,说到真正落实,这条路还是漫漫长路……

火箭民主到可以批评首相

很多人对行动党最近处理华教课题上有些不满,刘天球的出现是好的,证明这个党很民主,民主到你可以批评首相。

任相看似顺利,却是颠簸不平

各位看官,就当作敦马要儿子出任首相的传言是真的,你们觉得安华比较像吴作栋?还是阿兹敏比较像……

敏帅对安华的忠心,是否如昔?

一位优秀政治家,只有不计较一时的得失,对细微敏感的小事隐忍不计,不怨不怒、不躁不忧、方能成就大事业。这个道理,安华绝对感同身受。安华让步,完全是出自于无奈……

轻抚你的脸、猛刮你的脸

看到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反驳自己的副部长张健仁的谈话,让骆冰想起老一辈人常常说的一句话;厉害就好……

古有孙子,今有阿兹敏

之前被阿兹敏处理掉的卡力和再益,他们的父亲都叫依布拉欣。巧的是,安华的父亲也叫依布拉欣,他会是第3个败在阿兹敏战略下的依布拉欣儿子吗……

易主为客、反客为主

国阵赢了,马华再多一席,还是继续当他们的反对党。民政党要是输了一样没有什么改变,要是胜了,那改变就大了,整个政治格局就必须重作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