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帅对安华的忠心,是否如昔?

一位优秀政治家,只有不计较一时的得失,对细微敏感的小事隐忍不计,不怨不怒、不躁不忧、方能成就大事业。这个道理,安华绝对感同身受。安华让步,完全是出自于无奈……

轻抚你的脸、猛刮你的脸

看到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反驳自己的副部长张健仁的谈话,让骆冰想起老一辈人常常说的一句话;厉害就好……
- Advertisement -

古有孙子,今有阿兹敏

之前被阿兹敏处理掉的卡力和再益,他们的父亲都叫依布拉欣。巧的是,安华的父亲也叫依布拉欣,他会是第3个败在阿兹敏战略下的依布拉欣儿子吗……

易主为客、反客为主

国阵赢了,马华再多一席,还是继续当他们的反对党。民政党要是输了一样没有什么改变,要是胜了,那改变就大了,整个政治格局就必须重作评估。
- Advertisement -

民政党的江湖“定”位

大家对希盟有不满,对国阵又是想爱又放不下感情。要知道民政党所营造出的第三股势力能够虏获多少选民支持,就看该党能够赢得多少张选票支持。丹绒比艾是一个开始。

丹绒比艾补选 冲击土团地位

敦马和安华为了国家政权愿意抛开个人恩怨而合作,你就大概可以想像得到,在宗教和种族大团结大前提之下,巫伊土三党可能会有合作的一天。只是合作能否持久?那是另一个问题……

给华才哥的信

这次决定孤军上军就要打好这场战,收集多一些情报。或许来届大选你们不仅可以在丹绒比艾竞选,还可以专挑各政党主席竞选的议席去竞选,要打就狠狠的、敢敢的打。

蓝海变红海、红海变死海

江湖有传,民政党有信心这次补选中获得至少15%的支持票。前面8场不打,第9场出来打又没有信心可以赢,不是当打不打、不该打的又何必去打吗?骆冰傻了。
- Advertisement -

宣言还是“仙”言?

首相敦马哈迪澄清,他说“希盟不曾承诺废除大道收费站”,是因为希盟竞选宣言中指出……

行动党,马华等着牵你一起走

莫怪、莫怪,那是沙菲益阿达不是张念群姐姐,像张大姐这种做大事的人,说无条件是肯定无条件,只是现在有好几个条件还没有谈妥而已……
- Advertisement -

丹绒比艾补选,巫伊联盟试水

丹绒比艾补选正巧是最合用来试水温的地方。伊党必须善用这个平台来让马华、非穆斯林感受到他们的善意,即使主张穆斯林大团结都好,非穆斯林的福利和权益都会受到照顾……

十面霾伏,怨声载道!

霾害的治理需要临近国家结合一个联盟体,大家需要有共同的决心和毅力。干净的空气是每一个人的天赋权利,政治人物如不还人民一片蓝天为念,就不必妄谈给人民带来福祉……

求雨容易,承认统考难

有位老江湖说,求雨怕是比承认统考更容易。即使不能马上,拖上几天或几个月肯定会下雨。马智礼这一求是肯定会有回应的,只要天一下雨,那里的选民固然会更相信马智礼,华社千祈万盼的承认统考呢?怕是比求雨更难……

入阁;没兴趣,任相;等时间

似乎,还有更『进一步』的画面,仍未流传出来。短片中的两人像谁?是谁?警方知道,土团党的一位草根领袖甚至连幕后黑手是谁都知道。写到这里就点到即此。

坐困愁城,以退为进

林伯伯又来了。真的引退也好,就算是再打多一届也好,没关系的,江湖已经习惯,早已习以为常、不以为然。

2019间谍片,把手机留下!

堂堂正正一个副部长是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最多也是耍一耍太极而已。我们敬爱的张大姐说过,马华只能建议,行动党的领袖一旦进去,是可以拍桌子说到做到,这才是当政府的气势。

你担心跑票、我担心跑调!

今天行动党无法满足全部人的要求,跟当家不当权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为了顾及马来人的感受,这个情操是伟大的。

谢谢敦马感化祥伯

骆冰觉得有个人对祥伯影响很大,甚至可以说算是感化了祥伯,那就是我国最伟大的政治家马哈迪医生。

喂,现在换你执政了…

张念群去年可没有说承认统考只剩一里路,她只是说一旦执政就会马上承认统考,这个马上现在还在马背上,没有从马背上下来,应该还是算还在“马上”……

老老男人愿意放手,老男人就可以接手

90多岁的老老男人什么时候放手,70多岁的老男人就有机会上手。只是,现在跑出两位50多岁的中年男人,似乎对那70多岁的老男人是越看越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