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有大气、敦马有霸气

从眼前的局势来看,公正党的退党潮应该是陆续有来。如何力挽狂澜,就要看公正党如何在有限资源下,稳住军心。

敦马为何还要任相半年?

敦马为何还执意要任相半年?江湖传言很多,并不是纯粹于因为获得沙巴民兴党的支持,或者是民兴党拒绝让步……
- Advertisement -

好马都吃回头草?

安华3年做得好,来届或许可以做得更好,3年做不好,就不会再有3年。总好过现在叫他等你,左3年、右3年,他等到花儿也谢了,人也老了……

美国的地堡男孩 特朗普

相比前几届总统,是因为战争,和美国所谓的国防威胁进入掩体,特朗普作为入住美国白宫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民众,而进入掩体的总统,说真的;实在是太丢人……
- Advertisement -

乌龟嘲笑鳖没有尾

今天,我们看到的民兴党指控巫统,意欲夺权组织后门政府,沙巴巫统反呛对方在第14届大选才是『走后门』执政之徒。说穿了,这是乌龟嘲笑鳖没有尾巴,鳖则讥笑乌龟的皮壳粗糙。

亲亲我的敦马 抱抱我的安华

敦马现在即使成功靠拢希盟,从安华近日来的表态,显然是对这位曾经二度出卖和中断他上位的敦马有所保留。敦马现在的身份只是亲希盟的土团党领袖,暂时还不算希盟的盟友。

慕马屠城,小慕受伤

现在,你既然敢刷马老爷公子,你说,有几个父亲可以忍受的?

2020年 先进国成了先“救”国

马来西亚2020年的宏愿美梦,从当年的先进国成了先“救”国,因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性疫情,还有国内的政治乱象,变成人民的噩梦。
- Advertisement -

两派阵营互不附属 各自为政?

他从政生涯什么风雨没有见过,沉着的个性,冷静和精准推算,尽显他身为霸主的行事风格,也唯有敦马有这个条件,颠覆朝野政治阵营。

慕克里力求破局 慕尤丁力稳政局

敦马依旧是希盟不可缺少的精神领袖,慕尤丁却是跟希盟对着干的国盟首相。土团党在表面上已一分为二,实际上内部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乾坤……
- Advertisement -

民政党疫情 新官废炎

过去一年,民政党的表现是很接近地气、很靠近民声,服务人民为主的形象很鲜明,可惜政治工作不能只是单靠这些,民政党需要的是有策略性、有目标、有方向的方针,更需要有实力相当的伙伴,否则来届大选也是白忙一场,赢得了掌声却赢不了议席……

行管之后应强制社会服务

行管令执行到今天进入第三周,虽然听话的人多了,却不能否定这跟政府加紧管制有很大关系。若政府继续放松,人民并不觉得减少走动可以协助中断疫情链。

捉违令者到医院“劳改”

不如政府实行另一种处罚方式,安排他们到医院尤其是到新冠肺炎的病楼当义工,给他们服务3至5个小时,让他们亲眼目睹患者的实况。

乖乖在家,对抗疫情

这对全球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学习过程,民众与政府都在学习,在这过程中免不了会犯错或处理不当,重要的是要从错误中学习和纠正过来。

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安华等了22年,最终还是缺临门一脚、功亏一篑。他应该立马痛定思痛,自己来领导希盟,不要再假手于人,免得他梦寐以求的相位,离他越来越远……

议员跳槽没道德;翻转肚子都是屎

国家民主是否能够前进,不是政党和政客是否长进,最终还是取决于人民老板的态度。记得政客怕的是你,不应该是你怕政客……

谁欠谁一个道歉?

也有人说,政治人物欠我们一个道歉。嗯,这个说法,更多人可以接受。只是,你认为有几个会跟你道歉?所以,你要政治人物有道德伦理,倒不如你通过制度和立法来约束他们更有效……

假中带真,真中有假!

关于这个说法,江湖有人笑了。要是假的,一个现任、一个候任,还有那么多政治分析员都要去评论吗?还是大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笃一笃也不错……

阿兹敏牵制安华,敦马策略成功!

任相这条路,安华资格是有的,希盟内的成员党领袖亦认同和支持他就位,少的是敢站出来,大大声跟首相说;请遵守2年任期的协议……

拉菲兹欲走还留,竟来了个依占!

烂船都有三斤钉,更何况是名噪一时的依占。他或许不能左右大局,却如一只小蚂蚁,叮不死你,却足于让你少许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