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之后的槟州行政议会

当疫情再度紧张,又正值沙巴州选之际,槟州政府行政议会低调进行了轻度改组。

曹首长的温和立场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近期表现朝野相处融融乐乐,他在槟城国际机场扩建计划被搁置和槟威渡轮服务被停驶后,加上槟城轻快铁的3个课题,向马华交通部长魏家祥表达立场,双方表现客客气气,让人好奇的是,到底槟州政府的立场是什么?
- Advertisement -

直颁工程争议

自国盟财长东姑扎鲁夫于国会上指责希盟财政部通过直接协商,颁布了101项总值66亿1000万令吉的合约,乃是违背希盟当初509大选所许的承……

两派之争得靠智慧判断

国家的前途与行动党前进的动向必定是唇揭齿寒、一脉相连的。若行动党在这关键时刻选择撤退,以守为首要战略,恐怕马来西亚的未来是凶多吉少了。相反,若行动党能延续过去十多年来的改革动量,当机立断继续进化,那像我一般小市民就有希望了。
- Advertisement -

爪夷之争

行动党因为爪夷文(字)曾饱受千夫所指,当时,媒体争相报道,占据中文报版面多时,多名领袖被谩骂及嘲讽,引起轩然大波,也相信是行动党创党以来首次遭受如此大的压力及危机。

纳吉定罪 慕尤丁成为大赢家

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刑事失信、滥权及洗黑钱控状 ,全部罪名成立入监72年……

旧常态 - 大师兄回来了

国盟政府是那么的熟悉,仿佛国阵已经回来了。

拜托,政府是拿来尊重民意的!

发生拆庙风波和「滚去槟城」狂言后,已经入阁的马华没对此事表态,依然保存着与伊斯兰党没有任何大选宣言但互相拥抱官职的暧昧关系。俗话说得对,没有爱情基础的婚姻只有利益和肉体需求,没有政治宣言共识的政党结盟,就只有官职。
- Advertisement -

表面共识夫人退让妾侍当家 实国盟内乱崩盘换政府有望

一周前,巫统及伊斯兰党组成的《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高调宣布达致共识,原则上同意提慕尤丁为来届大选首相人选,让我国政治圈一片哗然。难道土团党,巫统及伊斯兰党,三大马来政党真的能团结抛开一切利益矛盾,《全民共识》心胸开得那么阔,忍辱负重,让妾侍(土团)当家,妇人(巫统)退下?

希望联盟到底应不应该重新执政?

贪污腐败曾经如何侵蚀和摧毁我国的体制,相信大家都仍然言犹在耳、历历在目,因为从前在国阵时代发生过的事,正在重复发生……
- Advertisement -

罢免法令更能对付对选民不忠诚的议员

要对付这些不服务、信口开河、不守诺言的议员,反跳槽法令并非最好的途径,在司法挑战下,也可能难以过关,因为选票上不只印有政党标志……

有什么样的财长就有什么样的政策

今年,我们不幸面对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疫情来袭,捐款本来就大幅减少,财政部旗下的内陆税收局却在这个时候提出终止南华和玛丽安山的免税地位,无疑是雪山添霜,令它们更加难收到民间的捐款……

国盟政府,不敢面对或不需要媒体?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名记者在518国会外昏倒事件引起小风波,因为国民联盟政府首次召开国会下议院会议,竟然把众多媒体挡在国会大厦外晒太阳。

今年,让本地小店和商家好好活下去

2020年,原本是可以迎接大量游客的“马来西亚旅游年”,但是,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瞬间让很多中小企业的正常经营受到了冲击,……

救济?体制外系统比福利部有效多了

行管令执行至今,许多家庭的一家之主手停口停,一家人温饱陷入困境,派发物资成了慈善机构和多数人民代议士最主要的工作,而联邦政府一再改变的条令却成了最大障碍……

国盟政府防疫一盘散沙

行动管制令至今已超过一个月,全民乖乖待在家遵守行管令的同时,也见证国民联盟政府在执行防疫工作上的错漏百出......

从新村的视角看到的后新冠重建

新冠肺炎来袭,人性在绝望深处背叛亲人的无情与自私;人类在危难跟前的授予他人的大爱与无私,一一表露无遗……

靠自己才是王道

在管制令期间,大家千万不要只是吃喝玩乐,而是要捉紧时间好好观察与思考,找出未来的生存法则,然后尝试做出改变!

妇女部变成笑话部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新任部长并非菜鸟,她在乡村发展部任内期间,毫无建树,甚至是状况百出,早已经广受评论人的非议,“地位”和飞行车部长礼端并驾齐驱。

非常时刻,也要关切心理和精神健康!

疫情当前,政府和民间不只要维护前线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当务之急,也要为各界(包括B40及M40)提供及时的心理健康护理,避免有些人可能会出现更严重的精神疾病,例如,抑郁、妄想、急性焦虑症(又称惊恐发作,Panic Attacks),甚至自杀等,而引发更多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