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增税,民间多怨

地方政府的居民,似乎从来没有参与权。不论市政厅有何打算,纳税人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尽管身为业主,他们甚至不知道本身名下的产业年租估值,已经调涨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忽然想到,在家上班

怪罪这个,搪塞那些,烟霾侵城,仍然久袭不去。磨蹭拖沓,前后月余,怎么应对?
- Advertisement -

希盟胜算多高,国阵赢面几大

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副部长莫哈末法力遽然辞世,所留下的柔佛州丹绒比艾国席,是一个典型的混合选区……

小党勿凌辱,党大不跋扈

原任议员莫哈末法力遽然辞世,柔佛州丹绒比艾国席悬空在即,谁将出战?揣摩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言,当可觉察耐人寻味处处:“我们会与国阵成员党商议,才做决定;尽管这个议席曾是马华的强区。……
- Advertisement -

决国阵生死,定马华存亡

身兼首相署之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副部长的土著团结党丹绒比艾国会议员莫哈末法力,9月21日清晨心脏病发遽然而逝,年仅43岁;留下无尽唏嘘,也留下悬念重重的补选疑窦。

做官其实很简单

静静、死赖、分身、装傻,都行不通了,那就索性使出第五招:立马神隐,暂时别在人间出现。反正距离下届大选,也几乎可以倒数了。只要再忍一忍嘛,中选过后,自然又是朝廷之上尊贵的YB……

这头结盟,那头风险

曾经老死不相往来的巫伊,为何决意结盟?9月14日两党签署的协议,所提出的是解释,在于“全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 )云云……

烟霾在天边,祸害在眼前?

无边烟霾的一言难尽,由来久了。介于1997年和1998年之间一再发生的森林大火是个契机,促成亚细安诸国开始正视这个课题……
- Advertisement -

倪可敏哀唱《太委屈》

州委会到底怎么看待梁廖,大家都搞不清楚状况。如果不计前嫌,何以说不计较,偏又计较;乃至字里行间,尽是三千里的火药味?仅此一问,可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且,眼下所见,想必只是冰山一角……

手机开店易,硬体门面难

30年前,戏称为“大哥大”的手机,刚在这里流通,唯不普遍。
- Advertisement -

大选已倒数,马青别睡了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8、9点钟的太阳。希望就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

N个组群,一堆废话

《数位时代》前有车库一姊发表〈老师们,请别再用LINE群组与家长连系 〉,指出了网络时代,这些手机组群的管道,沉痾、宿疾和积弊,说实在话,恐怕确是好事多磨了……

居林机场,笑到最后?

相比居林,克拉运河的位置,其实距离浮罗交怡,要近多了。那么,有何凭借可以佐证居林可以从中得到好处?何况,克拉县本身,心中想必也有自己的一套盘算和规划。考量这些,居林国际机场最终的优势何在?

想要杯葛,做得到吗?

风起云涌的旧时岁月,杯葛日货是个大写的MUST字了。卷帙浩繁的档案,连篇累牍的文献,不乏相关的论述,记载民众的非常愤怒,远在1908年,澳门爆发二辰丸案,广东民众因此自动自发,群起发起抵制日货……

留取蛋清照中心

一年之前,希望联盟的领袖,男的是男神,女的是女神。

自强不息,才是护照

计算了人口的比率,大家自可明白,土著的特权,对绝大部分的吉兰丹人而言,恐怕意义不大:抬头一看,95%都是自己人,怎么划分,才能满足城里乡下的每一个人?巫统执政,还是伊斯兰党当权,都不例外……

不问上一代,放眼新世代

人种的起源,是学术的科学研究,还是一道神学之命题?不同的视角,各异的信仰,皆有自成一套的说辞。但是,追溯到来,或许有一句话,可以总结这一切:“五百年前同一家。”

贵为副教长,兼职小编辑?

“可能是之前中过几次招、学乖了,这回张念群担心资料外泄,担心又被言论围攻,在邀请华印裔团体代表进行闭门对话时,出席者必须在进入会议前,将手机交给前台守卫。过后才获准进去会场解释爪夷书写课题。……

继续观望,海水上涨

印尼国库最终付出的代价,恐怕不止400亿美金。不论分开多少年执行,不管雅加达迁都是否只是牵涉局部的机构,印尼还需回答,他们准备如何处理留守原地的土地、建筑和百姓……

永久库存,稀土废料?

莱纳斯稀土厂之全盘处理,不是三言两语,至少涉及三个层面:一是政策,二是决策,三是技术。政策之事,到底怎样,大选宣言的说辞,当权领导的信仰,当地社区的认识,普罗民众的理解,显然确有不少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