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头之后,能换面吗?

委以环境生态之大任,部长所思,是“吸管、塑胶袋、洋垃圾”。青年体育部长,则跨部门地管起零工经济和蚊子脚车了。还有一个,甚至没有民航管理局的准证,还想试飞飞天车。结局反映格局,态度投射高度。内阁的素质如何,还看不出来吗……

闪电大选,是个选项?

希盟的前路,还能走下去吗?跌宕起伏的18个月,没有字言片语信服选民。当初踌躇满志的改朝换代,怎么看,只是一言难尽的改巢换袋。AI的号角吹起了,经济的转型还没一撇。
- Advertisement -

火箭快休克,希盟需急救

既经1969年的分水岭,指引这个国家政经文教之政策,为之遽变。当中,国立的大专院校,全面落实固打之体制;非土著的学生想要入读,往往因此裹足不前。拉曼大学学院的开办,所要应对的,正是这个困窘……

微服私访,体验民困

实情的了解,民情的感受,正需这样。如果一点接不上地气,朝廷所有的政策,恐怕只是天上的一柱擎天。纸写的威武,尽管可以洋洋洒洒,不吝溢美之词;但是,其实一点都不管用……
- Advertisement -

最难的补选,最夯的战法

民主行动党超级大咖林吉祥的文告有个独家特色,偏爱“最”字的造句。不论什么语境,总是借用“最”字形容。面向这一场风风火火的丹绒比艾补选,……

大臣何必酱,鱼缸变战场

这个国家朝野各党大大小小的政治人物,像极一池鱼缸里的打架鱼,游在其中,不停地开口,一刻也不得闲。为了出位,吸引眼球,纵然仅剩孤独的一只,只要看着影子的倒影,自己也可以和自己冲突……

希盟小赢,还是大输?

如果今后财政部长林冠英,仍然只愿意为拉曼大学学院配给每年100万的预算,过去18月法立在他的选区所投入的这一笔钱,其实足够国库供给拉曼长达15年之久了。那么,看到这一幕幕,华社会怎么想,还不明白吗……

两年冷待拉曼 六叔热心教育

南来之前,南来之后,说到教育,华社上下,都将之摆在第一位。
- Advertisement -

静静,在心中结冰

轻轻,是谁变了心?静静,在心中结冰。OK,是选前决定;选后,把悲哀尝尽。明明,话那么动听;假装,那只为出名。泪尽,也不能尽信;本届,恐怕要认命……

5566之战,变强或收档?

半岛的国州议席总额,就是那个数目;此增彼消,终归零和。
- Advertisement -

3千亿骗局, 两百座机场

3000亿到底是什么概念?晚近两年发布的年度财政预算,总开销正是大约这个等值。那么,一场金钱游戏轻易刮掉的这一大笔钱,相等于可以供养南中国海两岸全年的支出了……

风光放两边,温暖在身边

尘世的人心,本来如此。见高既拜,环滁身边,阿谀奉承。反之,可以开铡,则不会放过。唐朝名将,人称十三太保李存孝之死,也恰是这样。武皇李克原想有人求情,顺势绕李存孝一命;偏偏人皆嫉妒,不愿出声,导致李存孝车裂于市。

要倪少辞职,是开玩笑了

民主行动党的普通党员和永久党员,向来不多。丘光耀的博士论文基础修订的《超越教条与务实: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研究》(黑风洞:大将;2007)记录,建党之初的60年代,总数据说大约600人。

纳吉可点灯,超人能送书?

中国主席习近平先生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各国领导解读不一,大专学者的看法,民间团体之评议,亦然如此。

全国头烧,房屋滞销

眼下的一切,充分地反映了求过于供的事实。但是,前年不及售出的,大家皆不理会;年年再兴土木,月月继续开工。层层叠叠,千千万万,如今只好希冀来自海外的富贵之家,愿意到来这里投资,借力消减一堆堆的空楼……

百万拨款,千万委屈

拉曼学院的诞生,像是一对结婚多年,膝下犹虚的夫妻,一再设法通过试管,想要孕育儿女。

公仆酱多,愿景好远

参考目前的预算,公务员的平均月薪,大约3700令吉左右。换句话说,供养人力运作这部国家机器,每月至少需要投入65亿2470万9691令吉,全年782亿9651万6289令吉。推算之下,一天就要2亿1749万0323之巨!

预算失衡,有点尴尬

维系公务员体系的开销,接近年度800亿。一旦算计退休金,则逾千亿。如果以此对照发展总额,犹能觉察经济困局。560亿令吉的发展,均用365天,每日只有1.5亿令吉。但是,公务所支倍之,高达3亿令吉。事倍功半乎?

国家新愿景,代表旧主张

不论代表所议,旨在为何,马来人尊严大会的诉求,和前一天的《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大相径庭。为何仅在短短的24小时之内,这个国家会出现两种迥然不同的声音呢?

都是优越感,考题我先知

到了网络时代,还有一种信息的优越感。「竹外桃花三两枝」是什么意思?「春江水暖鸭先知」。每个人自然因此都要先知,从而显露了本身与上有所联系,熟悉消息。攸关大选之种种谣言,所以一日流传千里,也就不难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