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站前面,政策不全面

十年前的往事了,才14岁的小女孩,趁着年杪学校长假打工,刚好和这对姐妹是同事。

部长话多,不如话好

国家行政体系庞大,部门错综,层层叠叠,环环相扣。仅是首相署,显要类比大清王朝的军机之处,结构森严,外人多是不识。
- Advertisement -

迫不及待,准备开课?

不远之处的国光二小学生,比起很多州议席的选民,还要多:2019年开学,学生3680人,共开109班;仅是一年级新生,已有615人,分18班。一旦开学,面向病毒的侵袭,请问校长职工会主席王仕发,应当怎样应战……

远程可教学,还需要学校?

教育之大业,既没有先后,亦没有终点,所谓“学无止境”,达者为师。
- Advertisement -

是坐以待毙,或坐以待“币”?

新冠病毒逞凶肆虐,恍如第三次世界大战。既在战场,保命是排在第一的首要考量。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家家户户的生活因此变得简朴,三餐都可以将将就就……

叮当一出,网民笑疯

一个国家的国力如何,不但攸关行政的机制设计,也胥视官员的办事能力。追溯康雍乾的盛世,自可看出,当时的一代名臣,多如星星,相互争光。

远程祭神灵,在家拜祖先

上古之时,先民相信,灵魂不朽,元气永在。一个人在世所有的那一身躯壳,只是外在寄生的皮囊;纵然不幸离世了,他的灵魂犹存。因为这样,世界各地,多有一套守墓之习俗……

打赢第三次世界大战

对比了预测的6300宗病例,以及预备中的3585张病床,供需的巨大落差,尽在不言中。那么,未来数周的救急之难,不言可喻。何况,急诊的病床和救治所需,必然不止是新冠肺炎的病人。
- Advertisement -

关爱在一时,自立是永远

振兴经济,高达2500亿令吉。对照2020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的2970亿令吉,当可觉察耐人寻味之处,这个配套,几乎相等于另一个年度的财政年的经费。可是,此时偏逢国际油价大跌,国库拮据,怎么还有余力伸出n双援手?

风光在前天,风险在后天

学术的研究有一个“孤证不立”的标准。单一的发现,说不定不过偶然。如果没有一系列重现的案例,也不能在实验的环境,或者假想的模式重复,则这个结论,仍需观察,再做定夺。
- Advertisement -

师资的心脏,亟待被舒张

华校的教学,追溯上来,已有两百年光景。

新官苦战恶灵恶灵

2019年12月杪出版那一份《经济学人》中文版主题是〈全球大趋势〉(台北:天下;2019)。提及马来西亚的篇章,开笔说明“希望联盟联合政府面临辣手的领导权移转,现任首相马哈迪将于7月满95岁,亦是全球最年长的政府领导者”。

迎战大病毒,请出蔡细历

应对新冠肺炎之疫,《光华日报》报道,3月16日晚首相慕尤丁颁布行动管制,3月18日起,截至3月31日,前后为时14天。

新冠将决定,新官做多久

应战之道,偏重轻重急缓;据此分配人力,输送资源。前不久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见之,那天和民间团体对话提及政府派送四个口罩,点出民间反应的不可思议,也是这么一回事……

上一集救国,下一期迁怒

时局如此,新冠肺炎逞凶肆虐,市场噤若寒蝉,股市满目疮痍。商人捉襟见肘,百姓寅吃卯粮,家家户户都身处困蹇之中,希冀能有多一笔两百万的零用钱补贴补贴。如此这般,不管谁在当权,必然沦为(被)迁怒的沙包……

没有大奖,只有部长

说实在话,3月9日内阁名单打开之前,市场大概没有想到,韬光养晦的首相慕尤丁布局手腕的诡异,几乎可以媲美不按牌理出牌的马哈迪医生。

六套设计,一个首相

尘埃落定,暂告一个段落;现在回顾,2月的变天,其实至少存有多个待选配套。2月23日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连同土团党丶民兴党丶砂州政党联盟丶巫统与伊斯兰党群聚喜来登,是第一个模式(A)。

副揆和部长,分给谁才好?

偶像连续剧的剧终,类似小学程度的童话结局,多是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可是,撕裂的战打过了,未必如此……

马华的前路,是不是死路?

前不久的丹绒比艾补选,打出漂亮一战之后,霎那之间,马华公会的行情,似乎渐有起色。

首相选拔赛,暂告一段落

回顾历史,这个国家所有政党的领导选拔赛,一般都是一言难尽,步步惊心的赛程。当年曾经见过马华公会梁陈党争的读者,想必一定仍然记得当年双方全体总动员,日夜拉锯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