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搞校,不要选票

如果拉曼之日常运作有所不当,财务有所疏漏,学术水平滑落;纵然理事会的政府要员,懵然不知;一份份年度的报表,乃至MQA的机制,想必也能全面地确保了学院的现况达标。否则,不知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的叶国煌当初怎么毕业……

PISA想过关,要这样解读

解读成绩,既是技巧,亦为功夫。不同的视角,各异的取角,往往可以看到不一的风景,因而综合落差极远的定论。上报朝廷的奏章,下达百姓的报告,因而任由解读,各取所需……
- Advertisement -

一样的拉曼,拨款不一样

国家的资助和拨款,一些是显性的,一些是隐性的。

开会不开口,场外偏动手

是个全国的党代表大会,原本旨在放眼以后,集思广益,没有想到,也是招兵买马,一起打架的平台。
- Advertisement -

喜政治新婚,恸哈迪旧训

家规和党规之间,一方面或许互补,另一方面则可能潜有难言的矛盾和难掩之冲突。二而一之后,不一定成就二合一,而是个人、家庭、生活方式、文化体系近距离的对立。

附属党员,此路不通

既为附属党员,一不能投票,二不能当选,三不能任职,四不能受委;处境如此,都不好玩的。那么,你说,我这是为了干嘛?給马华免费提供一个所谓“全民的视角”吗?

客人先坐下,再敬一杯茶

11月29日下午三时董总及教总领导一行人联袂前往教育部提呈备忘录,结果没人接领。磨蹭拖沓,苦等多时,最终这才看到教育部公关部副主任爱丽丝舒拉蒂匆匆赶到应对……

开华教盛世,留壮志万年

正是身处如此这般的触目惊心,郭全强先生一路走过八千里路云和月,秉持民主,坚守底线,见招拆招;苦苦地撑起南中国海两岸的华校之发展,传承华教的一柱柱香火……
- Advertisement -

绕个大圈,资助拉曼

解决问题,方法很多。一是抽丝剥茧,剖析肇因,对症下药。一是电脑软体常用的绕道(workaround)之奇门遁甲。一是磨蹭拖沓,坐视不理,静待时间自行慢慢化解……

库存永久,问题永在

此事之纠结,不但不会在三天两夜之内纾解,一旦永久库存落实,废料则必一如万里望升旗山的永久毒糟,永存这里了。思虑这些,我们准备在这里加建多大的库存,才能容纳堆积如山的稀土废料……
- Advertisement -

改头之后,能换面吗?

委以环境生态之大任,部长所思,是“吸管、塑胶袋、洋垃圾”。青年体育部长,则跨部门地管起零工经济和蚊子脚车了。还有一个,甚至没有民航管理局的准证,还想试飞飞天车。结局反映格局,态度投射高度。内阁的素质如何,还看不出来吗……

闪电大选,是个选项?

希盟的前路,还能走下去吗?跌宕起伏的18个月,没有字言片语信服选民。当初踌躇满志的改朝换代,怎么看,只是一言难尽的改巢换袋。AI的号角吹起了,经济的转型还没一撇。

火箭快休克,希盟需急救

既经1969年的分水岭,指引这个国家政经文教之政策,为之遽变。当中,国立的大专院校,全面落实固打之体制;非土著的学生想要入读,往往因此裹足不前。拉曼大学学院的开办,所要应对的,正是这个困窘……

微服私访,体验民困

实情的了解,民情的感受,正需这样。如果一点接不上地气,朝廷所有的政策,恐怕只是天上的一柱擎天。纸写的威武,尽管可以洋洋洒洒,不吝溢美之词;但是,其实一点都不管用……

最难的补选,最夯的战法

民主行动党超级大咖林吉祥的文告有个独家特色,偏爱“最”字的造句。不论什么语境,总是借用“最”字形容。面向这一场风风火火的丹绒比艾补选,……

大臣何必酱,鱼缸变战场

这个国家朝野各党大大小小的政治人物,像极一池鱼缸里的打架鱼,游在其中,不停地开口,一刻也不得闲。为了出位,吸引眼球,纵然仅剩孤独的一只,只要看着影子的倒影,自己也可以和自己冲突……

希盟小赢,还是大输?

如果今后财政部长林冠英,仍然只愿意为拉曼大学学院配给每年100万的预算,过去18月法立在他的选区所投入的这一笔钱,其实足够国库供给拉曼长达15年之久了。那么,看到这一幕幕,华社会怎么想,还不明白吗……

两年冷待拉曼 六叔热心教育

南来之前,南来之后,说到教育,华社上下,都将之摆在第一位。

静静,在心中结冰

轻轻,是谁变了心?静静,在心中结冰。OK,是选前决定;选后,把悲哀尝尽。明明,话那么动听;假装,那只为出名。泪尽,也不能尽信;本届,恐怕要认命……

5566之战,变强或收档?

半岛的国州议席总额,就是那个数目;此增彼消,终归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