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021年 6月 14日
主页 言论 社论

【社论】新闻自由指数排名升降快速

- Advertisement -

最近公布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年度新闻自由指数排名,我国下降了18位至119,这获得了国际媒体的关注,指我国是下降幅度最快的国家。

我国最近几年的新闻自由指数排名犹如坐云霄飞车,从最糟的排名即2014及2105年的147,上升至2020年的最佳排名101(对总共180个国家的调查)。

在希望联盟执政后,我国的新闻自由指数两年内上升了44名,当时也被评选为升幅最高的国家。

然而,国盟政府执政后,我国的确因一些事故,而导致新闻自由受挫,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许多国家为了遏阻疫情蔓延,都采取了较为高压的手段控制媒体,我国也并不例外。

说到新闻自由,我国自独立以来,即是一党独大的国家,由国阵政府执政逾60年,无论是有心或无意,在这种情况之下,新闻自由无可避免遭到一定程度的扼制。

- Advertisement -

等到改朝换代后,受制惯了的媒体,反而对于得来不易的新闻自由春天,感到无所适从;有些新政府成员,也持续以过去的手法对待媒体,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持续不能容纳媒体批评。

直到国盟政府上台,虽然它并不是依正常程序夺得政权,惟一再更迭的政权,让各造都不敢造次,继续颐指气使地对待媒体。

媒体本身也较为大胆评论时政,无论是针对政府或反对党,这也遭到了朝野的反弹。

除了一些有特定议程的媒体评论之外,必须要捍卫媒体的是,媒体搜集资料及资料来源方面,的确很有限,不受关注的媒体,要拿到资料,连门都没有;至于有了知名度的媒体,则难免会遭到有心人的利用。

- Advertisement -

但媒体的初衷始终是为民众分析时事,让他们更了解当时的情况,见解或许有别,但愿为读者提供更多的参考。

在一个朝野实力相当的国家,新闻自由自然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因此对于钳制自由的恶法如未废除的《1948年煽动法令》丶《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等,各造仍需要努力,但政府也不至于会公然滥用,否则所面对的反弹会更大。

目前,对于国内媒体而言,最关注的反而是疫情的冲击,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上,要如何保持媒体的专业,这应该是更值得各造去设想的。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记者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2.5K /Month
› 立即申请
  • Accountant Executive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4.5K /Month
› 立即申请
  • Digital Marketing Executive
  • Advertising & Marketing
  • Cheras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IT Developer Associate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Singapore
  • MYR 3K /Month
› 立即申请
  • Business Development
  • Sales & Marketing
  • Shah Alam
  • MYR 4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