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王淑珍

安亲班停课不停学,网课授课照常进行。(图取自安亲班网页)

安亲班虽可重开,但必须符合当局的严谨申请条件,大部分安亲班皆以观望态度,等待下一步指示。

纵然如此,安亲班依旧是停课不停学,在经过3月期间的行管令网课施行之后,院长及老师们已驾轻就熟,在政府宣布条管令之后,直接发出网课通知,让学生停课不停学。

网课教学,安亲班老师的工作量也随着增加,得花心思备课备材。(受访者提供)

安亲班属于福利部管辖,因此,若欲重开,必须符合特定申请条件,其中一项是学生为前线人员孩子,其二则是学生父母须获得雇主证明,拥有他们必须到所在公司上班的确认信件。

本报记者走访北海区一些安亲班负责人,只有小部份安亲班提出重开申请,其他的持以观望态度,继续网课教学并等待12月6日条管令结束后再做决定。

- Advertisement -
SIM TAMAN RIANG分行院长陈瑞君。

SIM TAMAN RIANG分行院长陈瑞君受访时表示,其安亲班有向相关部门提呈申请,周一必须递呈相关证明文件,预计在周二可以重开,让小部份的学生回到安亲班复课。

她表示,其安亲班大约有90位学生,也只有约10%的学生符合申请条件,可以回到安亲班上课,其他的学生必须持续在家上网课。

“能够回到安亲班的,大数父母均是上班一族,孩子无人照料,雇主也发信证实家长必须上班,无法居家工作。”

她说,老师们除了要照料到来安亲班的学生,也必须同时看顾学生们网上的学习。

她表示,除了课业学习,也安排其他和活动,包括跳舞、画画、手作等,让学习更有乐趣。

她称,学生上网课也有面对的网络不给力、配备不足等问题,但主要的还是希望让学生停课不停学,学习不中断。

博学安亲班院长陈丽芹。

博学安亲班院长陈丽芹受访时表示,由于疫情严重,安亲班重开后也无法让全部学生前来上课,所以,目前只能观望,暂时不提呈申请,也不作复业打算。

她说,该安亲班持续网络教学,让学生们停课不停学,虽然不能到安亲班,但学业却不会落下。

“续3月的行管令之后,网课教学已上轨道,所以此次条管令颁布下来,网课就经调整后上架,学生们上网课学习,也不会手忙脚乱了。”

“网课教学还是会面对问题,包括一些学生因为家里配备不足不能跟紧学习、一些学生则随家长上班时上网课。”

她说,相对于面对面教学,网课其实更耗时间,老师得花更多精神及时间去备材备课,学生的吸收成效也有待验证。

ACEKIDZ 育一安亲苑院长林佩君。

ACEKIDZ育一安亲苑院长林佩君表示,纵然可以申请让安亲班重开,但疫情不明确,其安亲班暂时未提呈申请。

她说,申请需要附合一些条件,况且也不能让全部学生回到安亲班,只好暂不作申请,待条管令之后当局发布进一步指示再议。

“为了停课不停学,安亲班的老师也在这期间给学生进行网课教学,希望学生们能追赶学习课程及进度,以便在明年跟上新学年的课程纲要,学习不会太吃力。”

她说,其安亲班网课照常,每天大约1个半小时,学生的出席率尚可,至于一些家里兄弟姐妹较多,家长又上班的学生,可能就会面对电脑配备不足的情况,得轮流使用才上网课。

至于安亲班的费用,林院长表示,安亲班确实有给一些回扣,比如膳食费用等。

——————————————

北海另一位开设安亲班的洪先生受询问时表示,这疫情期间不太适合重开,况且学校也已停课,申请重开也必须附合2大条件,所以其安亲班暂时不准备申请重开。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学生的网课照常进行,至于付费与否不作强迫性,毕竟这疫情有间,家长的生活也不容易。

他表示,网课教学的效果,与面对面教学成效有别,毕竟网课教学必须多一层功夫去备材,学生学习的效果也不能完全达标。

他表示,该安亲班会待条管令后政府做出宣布,再决定是否重开,让学生回到安亲班。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