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州一名女子驾驶途中被警方截查指她驾驶中使用手机,女子喊冤要求警方出示证明,警员却指亲眼看到,随后开出罚单并在女子拒签罚单后,将罚单扔入车内。

女事主苏萍婉(36岁)是一位保险从业员,周一与丈夫陈志建(42岁,商人)在马华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刘国南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陪同者还包括该局副主任胡永勤和袁展豪。

她说,于今年10月15日傍晚6点,她独自开车从昆仑喇叭前往怡保市青山道,途经务边路时遇到交警路障截查。

她说,当时交警要求她出示大马卡及驾驶执照,随后指她在驾驶时使用手机及向她开出罚单。

苏萍婉(前中)与丈夫陈志建(前右)在刘国南(前左)、胡永勤(后左)及袁展豪陪同召开新闻发布会申诉遭遇的情况。

女事主说,其手机一直都在手提包里,而手提包则放在前座乘客的脚踏处,并且已经以蓝牙连接车内的扩音系统,所以她坚称自己没有听手提电话。

- Advertisement -

她说,当时她也要求警方出示其犯错证据,而该警员便透过对讲机作出求证,然后声称埋伏在前面路段的警员亲眼目睹。

她表示,警员尔后显得不想与她理论,直接开出罚单,并要求她在罚单签名,不过她坚持不签,该警员便把罚单扔入她的车内,然后催她离开,表示不认罪在法庭抗辩就是了。

她感到非常无辜也不甘受冤屈,于是隔天前往昆仑喇叭警局就此事件作出投报但不获受理,因此,丈夫于10月30日透过警方廉正与标准执行部(JIPS)线上系统作提出投诉。

她说,虽然系统自动回函注明3个工作日会回应其投诉,可是直至现在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苏萍婉在无辜接获交通罚单后即安装一台可同时拍摄路面和车内情况的行车记录仪。

查通话记录 证实没用手机

刘国南表示,在接获女事主的投诉后便建议女事主前往电讯公司打印通话记录以便证实其说法,而记录也清楚显示女事主接罚单前,最后一通电话是下午 4 时 05 分 28 秒,另一通则是在接到罚单后的下午6 时07分,换言之在那段被交警拦截的路程中,没有任何通话记录。

他说,女事主从这次事件中吸取经验,也不想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于是另购一台可同时拍摄路面和车内情况的行车记录仪,以便保障自己。

他表示,已向怡保区交警单位查询相关事宜,当局表示一旦罚单已出,事主唯有的选择是在庭上认罪或抗辩。

他表示明白执勤交警取缔触犯交通规则者是职责所在,但也不希望看到有民众无辜接罚单,甚至惹上官非。

他续说,此类交警路障在全国各地司空见惯,为了更有效执法他建议当局使用高端拍摄器材取缔犯错者,而不只单凭埋伏在隐秘处的交警以 “肉眼” 所见为准,这不只能降低 “冤案” 发生的机率,同时也能遏制滥权及贪污问题。

他说,此类冤案也时有所闻,但很多事主不想浪费时间出庭抗辩,甚至要花钱请律师,最终还是选择缴还罚款“吃死猫”。

他说,或许民众真的可以效仿女事主增加多一个行车记录仪,拍摄车内情况,尤其是驾驶座的司机位置,万一被交警拦截立刻重播给对方看以还自己清白。

他表示,女事主将会依照罚单上的日期,即今年12月14日上庭抗辩。

阿斯玛迪:事主不认罪 可在开庭抗辩

- Advertisement -

怡保警区主任阿斯玛迪助理总监受询及此事时回应指,罚单一旦开出,如果事主不认罪,可在开庭时提出抗辩。

他说,针对昆仑喇叭警局拒绝接受事主投报一事,警方廉正与标准执行部将会展开调查,同时也希望事主给予配合。

不过,他表示,一旦调查结果指控是不正确,以损坏警方的形象,警方将会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


- Advertisement -